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留学生自述归国有多难?光退票就扣掉10万手续费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号加拿大和美国必读,ID:jianadabidu面对全球疫情愈演愈烈的形势,3月29日,中国民航局出台了“五个一”政策,即:一家航空公司在一个国家一条航线上仅保留一周一个航班。而据《第一财经》最新的报道,多家航空公司近日陆续公布的6月份国际航班计划显示,该政策仍将在6月持续。《第一财经》的报道还显示,3月29日—4月4日“五个一”政策实施首周,我国国际航班量减至108班,降幅85.3%,仅相当于疫情暴发前的1.2%。另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为了帮助确有困难的中国留学生和海外侨胞归国,我国启动了数轮包机计划。4月份,我国共接回了3000名左右的留学生。5月份,加拿大也启动了数轮包机计划。例如,5月12日,一则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出的、将安排第二架包机载留学生回国的通知就在朋友圈广传。航班为5月15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MU7054 航班,温哥华直飞沈阳。 《中国经营报》的报道还显示,包机撤离计划仍在进行中,根据目前公布的5月包机航班计划,加拿大、英国、美国航线都出现在这个计划中,5月14日至6月1日期间中美航线已经计划安排4批共计12个航班。不过,从目前的航空运量和动辄四五万的票价来看,除非政策改变,否则,即使有包机的加持,大部分海外华人及留学生仍然将要继续坚守在国外抗疫。自己的困难只能自己解决。其实,看看我的周遭,大部分海外华人、留学生并不愿意为祖国添乱,能不回的都尽量不回。有家长甚至舍弃两三年难得一聚的机会,主动要求孩子“不要回国”。但疫情持续如此之久,情况也是一天一个样,打乱了太多人的计划。许多人其实只是出国探个亲、旅个游,就被困在了国外。有网友在网上说,亲戚来探亲,住自己家快半年了,“他们难受我也难受”。部分人还要面对经济窘迫、签证到期等现实问题。《南风窗》5月19日还聚焦了古巴的留学生,他们想回国的主要原因是古巴网络建设迟滞导致根本没法上网课,而且物资相对紧缺。但网络中的一些简单的声音却将所有的具体问题和困难统统归结为:华人和留学生是害怕国外疫情想要回国“逃难”来了。面对网上愈演愈烈的嘈杂的声音,我决定和加拿大的华人、留学生聊一聊,看看他们最真实的处境,听听他们心底的声音。希望这些海外华人、留学生真实的处境,能够消弭一部分不必要的偏见。一、“一家人一致决定让儿子不要回国”自述人:Catherine,留学生家长 数月前,小留学生包机回国Catherine在家里一边收拾儿子的玩具,一边流眼泪。Catherine的独生子三年前去加拿大留学,期间只回来一次。儿子的玩具自从他出国以后都放在原位,没舍得动,都保持了孩子出国前的样子。 Catherine的儿子今年在加拿大高中毕业,已经收到了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高中毕业后,孩子的学业告一段落。原计划今年暑假孩子回国,一家人团聚的,没想到突发疫情,现在回国的机票很难买到,而且机票也太贵了。一家人商量之后,一致决定让儿子原地留守,做好防护,安心学习,不要回国了。Catherine因为在大学教书,每年还可以在寒暑假去加拿大看儿子,对儿子在加拿大的情况比较了解,虽然疫情期间加拿大人的感染数字节节攀升,也还不那么担心儿子。Catherine能这么淡定,也是因为她儿子懂事自律。学校停课以后,他安心在住处上网课、做作业,有时候还早起出去跑跑步,生活很有规律。很注意自我防护,这让Catherine略感欣慰。“可怜的是孩子的爸爸,他已经两年没有看到儿子了,虽然可以视频通话,网上聊天毕竟隔着屏幕,哪有当面看得见来的真切。”Catherine说,疫情中断了三年来难得的一次团聚机会,让一家人不得不承受更长时间的骨肉分离之痛,那种滋味无法言说。二、“直航最早只能买到9月底的”自述人:Annie,留学生 “现在是心急如焚,又寸步难行”,在加拿大的Annie说,要不是家里有急事,必须要回去,“我真的不想回国给自己找不自在。”Annie本想取道中国香港,她发现从加拿大回中国香港的机票只要三千多元左右,而且余票充足,随买随走。但她查阅相关信息后发现,目前香港不开放转机,只有中国香港居民可以落地。没有香港居民身份证明,不让登机。“我昨天看,现在加拿大直航回国的机票最早只能买到九月底的,46700元一张”。Annie说,转机跟直航的情况是一样的,很多国家没开放国际中转,开放中转的两三个国家根本买不到回国这一程的机票。Annie说,现在只要是回国的机票,无论从哪个国家回国都难买,很多人都是这样,订了无数次票,被取消无数次,“我有一个朋友,退票被扣掉的手续费已经快十万了,谁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Annie说,现在感觉海外华人、留学生是被牺牲掉的一小部分人,“但是今天可能是牺牲我们,以后就有可能是任何人”。三、“好不容易回到国内,却更焦虑了”自述人:Sarah,留学生,孩子跟她一起在加拿大读小学

我们要回国!减航政策一再延期,数百万滞留海外的中国人熬不住了

本文转载自「海外掘金」(ID:gold1849),作者:震谷子 1 朋友圈的留学生最近都在忙着同一件事情,刷回家的机票。 然而,好不容易刷到了机票,可能也会立马傻眼。动辄一万美元起步的直飞机票,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按下“确定”键付款的。 甚至还有这样的:当你狠下心付了钱,收拾好行李,在临上飞机前却收到航班被取消。因为目前入境中国的空中航线仍然实行着“史上最严”的“五个一”政策。

留学生回国隔离遭遇卫生不过关,想回国什么时候成了原罪?

本文授权转载自北美留学生日报 公众号ID: collegedaily 近日美国大多数高校都开始放暑假 这也意味着大批留学生进入回国高峰期。因为疫情的原因,到目前为止从境外回国的所有人都必须隔离14天。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看到了一些不太一样的声音。由于每个隔离酒店的硬件设施地理位置等不一样,因此收费标准也各不相同。 有普通的快捷酒店,也有5星级酒店。价格上有最低80元一天的,也有550一天的,不包含餐费。当然这样的价位也是少数,大部分酒店还是介于80-550之间的。 留学生是在机场入关检测之后,坐上统一安排的大巴,然后才会被分配到不同的酒店就行隔离。

世界上最狠的一群中国人:打垮黑手党,占领意大利

作者:馆长 来源:城市档案馆(ID:cityarchives)2018年1月18日凌晨,意大利华人圈疯传这一条消息——意大利华人黑帮“教父”张乃中被捕。这场名为“China Truck”的抓捕行动,谋划已久。意大利警方对张乃中的电话监听了数月之久,终于掌握了他的行程,决定利用他在普拉托视察的机会采取行动。被捕前一天,张乃中辗转于普拉托工业区的华人公司和仓库,在贴身保镖的陪同下展开巡视。为了掩人耳目,每出入两三家华人公司后,他就换一辆车,当天一共换了八辆车。 每到一处,华人们都像朝圣者一样,向这位黑帮老大鞠躬致意。随后的当天夜里,十几辆警车、近百名警察倾巢出动,突袭华人黑帮,逮捕了张乃中。意大利当地杂志公布了张乃中被捕时的照片。照片中,他目光平和,丝毫没有惧意。但几天后,张乃中被无罪释放,安然无恙。检方以证据不足为由,取消了对他及其团伙成员的指控。这场追捕行动,最终以“中国黑帮不胜而胜,警方不败而败”的局面收场。他对手下人说道:“我在欧洲是最有实力的。”01杀不死的中国人 在意大利华人圈,没有人不知道张乃中。这位“大佬”的奋斗史背后,是一部温州人在意大利的发家史。上世纪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的浪潮带着以浙江温州为代表的中国移民蜂拥来意大利淘金。张乃中,就是其中一员。起初,温州人主要做服装、皮革生意。狭小的厂房里,一台缝纫机、一张床垫就是事业的开始。初来乍到的年轻人,经过简单培训后马上开工。在没有暖气的厂房里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困了就在工作台上眯一会儿。尽管异国他乡的生存异常艰难,但温州人素以“不怕吃苦”而著称。他们在尝到赚钱的甜头后,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将儿子、妻子、小姨子……相继接到意大利来。而最常用的手段,便是“偷渡”。以张乃中为代表的温州帮发家史,就是从“偷渡”生意开始的。正如张乃中所说:“偷渡风险大,但利润高,成为蛇头才能挣到钱嘛。” 当时的中国大陆,洋溢着走向世界的热情,很多人为了出国赚钱,不惜借钱购买一张“出国考察邀请函”,将出国视为一次“只能赢、不敢输”的“赌博”。而提供那张“出国考察邀请函”的,正是在国外的华人黑帮组织。他们借助国内旅行社公开招募有外出务工需求的人员,价格从5万至10万元人民币不等。但这些偷渡人员到达意大利之后,情况就不是之前所说的那样了。像张乃中一样的蛇头,露出了凶残的一面。“男性全部被送到当地的制衣工厂;女性则被分情况'处理'——年轻的被送进黑帮控制的地下妓院,年老的或者同样进入制衣厂,或者做家庭工度日。”他们的护照一律被收掉,由所谓的老板统一保管,这些护照的去向,则成了一个谜。后来,在意大利开始流传起了各种关于中国移民的传说:中国人杀不死。就像著名的意大利黑帮文学《那不勒斯的黑手党》描写的那样:“箱门没有关好,突然敞开,像下雨一样掉下来十几具尸体……是永远不死的中国人。”据意大利国家统计局在2006年的统计,意大利人的死亡率是9.9%,而在1997—2001年间,中国移民的平均死亡率只有0.6%。许多“活着”的中国人年龄已经高达150岁。警方这才发现,中国的黑帮集团把死去的中国人尸体处理完后,把证件倒卖给偷渡客以牟取暴利。除了“杀不死”的传言,温州人超强的生存能力也让当地人害怕。在意大利人看来,这些中国人“像蟑螂一样”,在任何地方都能轻易扎根,群居繁殖。一个狭小的仓库,一百多号人挤在一起制作皮鞋或衣物,厨房、卫生间、卧室都在这个仓库里,稚嫩的孩子在堆积如山的货物间跑来跑去——一个仓库,就是一个社区。深夜12点,普拉托内城的居民已经入睡,而肩上搭着毛巾的中国工人才三三两两下班回家。“我们肯吃苦,再小的钱也赚。”做一条裤子赚8欧,是雇佣意大利人价格的1/5。正是靠着这种拼劲,短短三十年,温州人便从小作坊式的服装厂里走出来,“霸凌”了几乎整个意大利的服装生产业。在意大利服装之都普拉托,4万华人在这个总人口22万的小城,占据着极高的比例。以至于,当地人将普拉托称为“圣·北京”。“广场上的一块广告牌跌落,砸伤三个人,其中一定有温州人。”02击败黑手党上世纪90年代初,意大利人对看似谦卑内向的温州人很有好感。楼下的意大利邻居,会上楼为那些来自异乡、父母全部外出工作的孩子送上面包和糖果。然而,眼看着温州厂房纷纷拔地而起,当地的工人开始排队等待下岗,意大利人开始对温州人产生敌意,认为是他们从自己手里“夺走了面包”,温州人的勤劳也变得“不可原谅”。同时,温州人迅速鼓起来的钱包,也引起了意大利本黑手党的注意。他们开始找上门——收保护费。但当两名意大利黑手党成员来到找温州帮收保护费时,令人意外的是,这些瘦小的“东亚猴子”居然敢向他们开枪。“啪啪,两声枪响之后,一名黑手党成员倒地,像被枪击中的样子。剩下一个则无心回击,狼狈地逃走。”面对黑手党可能随时而来的报复行动,温州帮购买了大量的武器,并且召集了大量的温州青年——准备与黑手党打一场硬仗。“嘣的一声巨响,几颗手榴弹在人群中爆炸,不远处密集的枪声,像是在进行一场小型战争。”不怕死、敢拼命的温州帮直接扔了手榴弹,与黑手党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枪战。最终,黑手党损失惨重,仓皇而逃。此后,他们再也不敢收温州人的保护费。经此一役,温州帮一战成名,成为当地势力最大的黑社会。‍意大利官员直言,华人黑帮会打败意大利黑手党。没想到这一担心,已成为事实。不仅仅在意大利,华人黑帮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华人黑帮有这么厉害?“在美国,如果要让一个人粉身碎骨,找‘华青’!要一个人生活在永无止尽的恐惧,找‘华青’!”1984年,美国政府就预测称,美国黑社会将屈服于华人黑社会,渐渐成为华人黑帮的小弟。2003年,美国国会图书馆下设的研究机构出台了一份名为《中国跨国犯罪集团报告》,列举了华人的黑帮组织:大圈帮、四海帮、14K、竹联帮、和字头、联字头等。这些华人黑帮组织的活动范围涵盖了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以阿根廷的华人黑帮为例。2016年,中国警方远赴阿根廷,与当地警方合作,一举捣毁当地最大华人黑帮——貔貅帮。这次活动共逮捕40人,缴获4辆轿车以及数量巨大的毒品。同样,意大利的温州帮“白鹿联合会”也让当地警察苦不堪言。2010年,普拉托发生一件惨案。三个年轻人在一家饭店吃饭时,突然闯入六个年轻力壮的中国人,在三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拿出凶器一顿乱砍乱捅,随后四散逃走。当警察调查发现这是温州帮所为,就再也不敢采取进一步行动了。他们宁可血战左右双轮AK47或手榴弹的本地黑帮,或与普拉托街头混混互骂人渣、打群架,也不想和这群东方大佬们有所牵涉。但随着张乃中主导的“白鹿联合会”势力不断扩大,意大利警方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2016年7月,意大利警方对普拉托的九个华人社区展开突然搜查,引发了华人和当地警方的激烈冲突。 “白鹿联合会”随即介入,600多名华人举着“This...

注意!西班牙“加速降级”,可实际上却“冒着巨大风险”

《西班牙华仁中文网》www.hrchino.com       5月24日讯 综合《世界报》和《20分钟报》的报道,本周五,西班牙卫生部长Illa正式宣布,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等疫情重灾区可以从下周一开始,进入降级第0阶段。今天下午,无论是西班牙首相Sánchez,还是卫生部长Illa,以及西班牙财政部长Montero都表示,将要加快降级进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6月底,或7月初,就将结束国家警戒状态。 (政府打开了“降级阶段可以低于15天之门”,并将会提前允许跨省流动)    ...

“我们要回国!”数百万滞留海外的中国人熬不住了!

朋友圈的留学生最近都在忙着同一件事情,刷回家的机票。 然而,好不容易刷到了机票,可能也会立马傻眼。动辄一万美元起步的直飞机票,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按下“确定”键付款的。 甚至还有这样的:当你狠下心付了钱,收拾好行李,在临上飞机前却收到航班被取消。因为目前入境中国的空中航线仍然实行着“史上最严”的“五个一”政策。 “五个一”是指,一家航空公司,飞往任意一个国家的任意一条航线,在每一周只能保留一个航班的规定。说白了就是,强制缩减国际航班数量。

Nike退出中国!?这是为哪般?

惊闻 Nike 要退出中国了,吓得网友立刻展开调查。 别着急,此番离场的是工厂店,以后还是可以开心的买鞋哒。 据外媒消息称, Nike 将会把中国的生产工厂转移到美国,而其余分布在越南和韩国工厂不变。 尽管耐克官方还没有给出正式回复,但是,消息已经基本板上板上钉钉了。

贵州百灵:初步证实咳速停糖浆等对新冠肺炎有效

原标题:贵州百灵:初步证实咳速停糖浆等对新冠肺炎有效   新京报讯(记者 张秀兰)5月25日,贵州百灵官网发布消息,多项试验结果显示,公司独家苗药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两款药品治疗新冠肺炎(轻型和普通型)有利于疾病痊愈和新冠病毒转阴,可缩短咳嗽时间。   贵州百灵介绍,咳速停糖浆和咳清胶囊按Ⅳ期临床标准开展的治疗新冠肺炎(COVID-19)相关的临床研究日前结束。由于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平稳向好,新冠肺炎患者数量锐减,该项临床试验原计划招募72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参加,最终共入组30位患者,未能达到计划招募数量,致使客观性受到一定影响。根据已完成的《临床统计报告》和《临床总结报告》,咳速停糖浆组、咳清胶囊组在咳嗽痊愈率、平均咳嗽消失时间等主、次要疗效指标上,相较于对照组显示出更优的治疗效果。   其中,咳速停糖浆组、咳清胶囊组的咳嗽痊愈率(60.00%、80.00%)高于对照组(40.00%);与常规治疗比较,咳速停糖浆组、咳清胶囊组平均咳嗽消失时间更短,且有缩短咳嗽消失时间的趋势。次要疗效指标分析结果则表明:咳速停糖浆组、咳清胶囊组与对照组的疾病痊愈率分别为80.00%、80.00%、30.00%,中位痊愈时间分别为4.30天和4.41天,而对照组痊愈未达半数,表明服用咳速停糖浆和咳清胶囊,有利于疾病治愈,缩短痊愈时间;咳速停糖浆组、咳清胶囊组与对照组的病毒转阴率为50.00%、60.00%和30.00%,中位转阴时间分别为3.59天、1.94天和4.79天,表明服用咳速停糖浆和咳清胶囊,有利于新冠病毒转阴。   今年1月24日,贵州百灵从近200个已上市的国药准字药品中,选出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双羊喉痹通颗粒等9款药品,与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达成合作,启动治疗新冠肺炎相关药物筛选研究,后者为全国中医系统唯一拥有病毒检测研究能力的研究机构。   2月17日起,由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作为组长单位,广东省佛山市第四人民医院、湖北省鄂州市中心医院联合开展“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的治疗新冠肺炎(COVID-19)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随机、开放、平行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并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完成备案。

特朗普为什么走火入魔说中国,美媒真相了!

“中国让全世界失望”,“中国隐瞒了疫情信息”,23日,特朗普的副手彭斯接受美国一家卫星电台采访,重复他和他的“领导”过去一段时间以来高频度对中国的指责。美国《新闻周刊》网站说,彭斯甚至“对中国发出了威胁——要求中国负责!” 《新闻周刊》:副总统彭斯威胁中国,要求为隐瞒新冠病毒信息负责 但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些,而是美国《国会山报》同日另一篇文章。文章标题是《特朗普、共和党在反华策略上全力以赴》。 文章说,近期,美国共和党人在国会山的动向非常清晰——极力扩大特朗普反华言论的分贝,在疫情摧毁了美国经济,马上就要夺走10万人生命的时候,白宫在拼尽全力指责北京。这显然是一种策略,也有一定民意基础,美国国内最新民调显示,近1/3美国受访者已经认为中国是“敌人”。但问题是,特朗普和共和党是不是就能靠骂中国赢得大选呢?文章认为,还不一定。 曾在2012年为罗姆尼助选,后来又给反华议员马克·卢比奥做过顾问的陈仁宜说,“我认为反华策略(对竞选)是有效的,不仅是在共和党的基础州,在摇摆州以及对一些独立选民来说也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它如此吸引特朗普阵营,就连拜登阵营也把脚指头伸进来试试水”,但是陈仁宜认为,反华策略并不是2020年大选的决定因素,决定因素事实上有两个:美国经济状况和特朗普如何应对疫情危机。

女儿刚18岁就受这种折磨!一家4口患上不死的癌症

带着滚滚热浪,夏天来了慵懒得躺着必然是这个季节的标配但周遭却有这么一群人,因为疾病随意躺着对他们来说是种奢望他们不仅全身痛,还全身僵硬这种病,也被坊间一直称为“明星病”霸屏荧幕的大叔张嘉译有成长在大家青春记忆里的周杰伦也有这就是被称为“不死的癌症”的强直性脊柱炎 01 想躺却躺不下来,我的生活失控了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风湿免疫科,50岁的薛先生(化名)静静地靠在椅子上准备接受治疗,这样每周一次的“常规动作”他已经坚持了4年。眼前的他,身高1米7左右,体重却只有不到100斤,看上去骨瘦如柴,仔细观察的话,他的背部略微有点佝偻。除了他本人,他的妹妹、女儿、外甥也都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正是因为无法摆脱的疾病梦魇,这个来自温州的家庭几乎举家搬迁到了杭州。 薛先生的印象中,自己十几岁就觉得腰痛了,所有人都没有当回事,当时疼痛感还不是特别强烈,一直到35岁那年,薛先生腰痛得实在吃不消了。“坐几秒钟都坚持不住,一下子就感觉到累,移都移不动。”经过一系列检查,他最终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吃药、打针,薛先生的生活轨迹从此发生转折。他打了3个月针剂,辗转北京等大医院,“当时这个针不进医保,太贵了,我只负担得起吃药,效果是差了点,但也只能这样。”由于全身僵硬,严重的时候他晚上都躺不下来,只能坐在床上睁眼到天亮。站也站不住,走路也走不动,严重时说话也全身痛,吃饭需要用左手握着右手去夹菜。
- Advertisement -

最新文章

“五个一政策”后留学生“造反”,民航局“认怂”了?

作者丨拉总 疫情以来,滞留国外的游客和留学生回国,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允许回来,怕“万里投毒”;不让回来,人类历史上还没有过不许儿子回家的妈……这,还是亲生的嘛? 图:电影感人画面 图片来自百度 疫情初期,国外航空公司纷纷停飞我国,多国严禁国人入境甚至转机。但3月中旬以来,我国控制措施见成效,国外反而成了重灾区。于是3月29日,民航局出台了“五个一政策”。

评民航五个一政策:拒绝怠政懒政与本位主义

相见时难别亦难 近日,民航继续执行“五个一政策”至最早7月的通告引发全网热议,海外中国公民特别是留学生群体对这一政策反应非常激烈。那么,什么是“五个一政策”? 按照中国民用航空局3月26日发表的《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我们充分理解这项政策在我国防疫状况还相当严峻之时的必要性。但是,随着国内防疫状况的积极向好,无论本土病例还是输入性病例的新增都得到有效控制时,再一刀切地延续这项政策,无疑是一种懒政怠政,原因如下: 1. 每个国家的疫情状况不同,比如美国,截至今日(5月25日)感染总数1686436人,日新增19608人;而韩国,截至今日感染总数11206人,日新增16人;澳大利亚,截至今日感染总数7118人,日新增4人。如果说为了国内防疫,仍然限制美国这样疫情比较严重国家的航班班次,尚且情有可原,但同样一刀切地限制类似韩国、澳大利亚等国与中国的航班往来,无疑是令人费解的。

留学生自述归国有多难?光退票就扣掉10万手续费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号加拿大和美国必读,ID:jianadabidu面对全球疫情愈演愈烈的形势,3月29日,中国民航局出台了“五个一”政策,即:一家航空公司在一个国家一条航线上仅保留一周一个航班。而据《第一财经》最新的报道,多家航空公司近日陆续公布的6月份国际航班计划显示,该政策仍将在6月持续。《第一财经》的报道还显示,3月29日—4月4日“五个一”政策实施首周,我国国际航班量减至108班,降幅85.3%,仅相当于疫情暴发前的1.2%。另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为了帮助确有困难的中国留学生和海外侨胞归国,我国启动了数轮包机计划。4月份,我国共接回了3000名左右的留学生。5月份,加拿大也启动了数轮包机计划。例如,5月12日,一则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出的、将安排第二架包机载留学生回国的通知就在朋友圈广传。航班为5月15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MU7054 航班,温哥华直飞沈阳。 《中国经营报》的报道还显示,包机撤离计划仍在进行中,根据目前公布的5月包机航班计划,加拿大、英国、美国航线都出现在这个计划中,5月14日至6月1日期间中美航线已经计划安排4批共计12个航班。不过,从目前的航空运量和动辄四五万的票价来看,除非政策改变,否则,即使有包机的加持,大部分海外华人及留学生仍然将要继续坚守在国外抗疫。自己的困难只能自己解决。其实,看看我的周遭,大部分海外华人、留学生并不愿意为祖国添乱,能不回的都尽量不回。有家长甚至舍弃两三年难得一聚的机会,主动要求孩子“不要回国”。但疫情持续如此之久,情况也是一天一个样,打乱了太多人的计划。许多人其实只是出国探个亲、旅个游,就被困在了国外。有网友在网上说,亲戚来探亲,住自己家快半年了,“他们难受我也难受”。部分人还要面对经济窘迫、签证到期等现实问题。《南风窗》5月19日还聚焦了古巴的留学生,他们想回国的主要原因是古巴网络建设迟滞导致根本没法上网课,而且物资相对紧缺。但网络中的一些简单的声音却将所有的具体问题和困难统统归结为:华人和留学生是害怕国外疫情想要回国“逃难”来了。面对网上愈演愈烈的嘈杂的声音,我决定和加拿大的华人、留学生聊一聊,看看他们最真实的处境,听听他们心底的声音。希望这些海外华人、留学生真实的处境,能够消弭一部分不必要的偏见。一、“一家人一致决定让儿子不要回国”自述人:Catherine,留学生家长 数月前,小留学生包机回国Catherine在家里一边收拾儿子的玩具,一边流眼泪。Catherine的独生子三年前去加拿大留学,期间只回来一次。儿子的玩具自从他出国以后都放在原位,没舍得动,都保持了孩子出国前的样子。 Catherine的儿子今年在加拿大高中毕业,已经收到了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高中毕业后,孩子的学业告一段落。原计划今年暑假孩子回国,一家人团聚的,没想到突发疫情,现在回国的机票很难买到,而且机票也太贵了。一家人商量之后,一致决定让儿子原地留守,做好防护,安心学习,不要回国了。Catherine因为在大学教书,每年还可以在寒暑假去加拿大看儿子,对儿子在加拿大的情况比较了解,虽然疫情期间加拿大人的感染数字节节攀升,也还不那么担心儿子。Catherine能这么淡定,也是因为她儿子懂事自律。学校停课以后,他安心在住处上网课、做作业,有时候还早起出去跑跑步,生活很有规律。很注意自我防护,这让Catherine略感欣慰。“可怜的是孩子的爸爸,他已经两年没有看到儿子了,虽然可以视频通话,网上聊天毕竟隔着屏幕,哪有当面看得见来的真切。”Catherine说,疫情中断了三年来难得的一次团聚机会,让一家人不得不承受更长时间的骨肉分离之痛,那种滋味无法言说。二、“直航最早只能买到9月底的”自述人:Annie,留学生 “现在是心急如焚,又寸步难行”,在加拿大的Annie说,要不是家里有急事,必须要回去,“我真的不想回国给自己找不自在。”Annie本想取道中国香港,她发现从加拿大回中国香港的机票只要三千多元左右,而且余票充足,随买随走。但她查阅相关信息后发现,目前香港不开放转机,只有中国香港居民可以落地。没有香港居民身份证明,不让登机。“我昨天看,现在加拿大直航回国的机票最早只能买到九月底的,46700元一张”。Annie说,转机跟直航的情况是一样的,很多国家没开放国际中转,开放中转的两三个国家根本买不到回国这一程的机票。Annie说,现在只要是回国的机票,无论从哪个国家回国都难买,很多人都是这样,订了无数次票,被取消无数次,“我有一个朋友,退票被扣掉的手续费已经快十万了,谁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Annie说,现在感觉海外华人、留学生是被牺牲掉的一小部分人,“但是今天可能是牺牲我们,以后就有可能是任何人”。三、“好不容易回到国内,却更焦虑了”自述人:Sarah,留学生,孩子跟她一起在加拿大读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