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五月 26, 2020
作者 发表帖子 hrchino

hrchino

5449 帖子 0 评论
- Advertisement -

最新文章

“五个一政策”后留学生“造反”,民航局“认怂”了?

作者丨拉总 疫情以来,滞留国外的游客和留学生回国,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允许回来,怕“万里投毒”;不让回来,人类历史上还没有过不许儿子回家的妈……这,还是亲生的嘛? 图:电影感人画面 图片来自百度 疫情初期,国外航空公司纷纷停飞我国,多国严禁国人入境甚至转机。但3月中旬以来,我国控制措施见成效,国外反而成了重灾区。于是3月29日,民航局出台了“五个一政策”。

评民航五个一政策:拒绝怠政懒政与本位主义

相见时难别亦难 近日,民航继续执行“五个一政策”至最早7月的通告引发全网热议,海外中国公民特别是留学生群体对这一政策反应非常激烈。那么,什么是“五个一政策”? 按照中国民用航空局3月26日发表的《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 我们充分理解这项政策在我国防疫状况还相当严峻之时的必要性。但是,随着国内防疫状况的积极向好,无论本土病例还是输入性病例的新增都得到有效控制时,再一刀切地延续这项政策,无疑是一种懒政怠政,原因如下: 1. 每个国家的疫情状况不同,比如美国,截至今日(5月25日)感染总数1686436人,日新增19608人;而韩国,截至今日感染总数11206人,日新增16人;澳大利亚,截至今日感染总数7118人,日新增4人。如果说为了国内防疫,仍然限制美国这样疫情比较严重国家的航班班次,尚且情有可原,但同样一刀切地限制类似韩国、澳大利亚等国与中国的航班往来,无疑是令人费解的。

留学生自述归国有多难?光退票就扣掉10万手续费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公号加拿大和美国必读,ID:jianadabidu面对全球疫情愈演愈烈的形势,3月29日,中国民航局出台了“五个一”政策,即:一家航空公司在一个国家一条航线上仅保留一周一个航班。而据《第一财经》最新的报道,多家航空公司近日陆续公布的6月份国际航班计划显示,该政策仍将在6月持续。《第一财经》的报道还显示,3月29日—4月4日“五个一”政策实施首周,我国国际航班量减至108班,降幅85.3%,仅相当于疫情暴发前的1.2%。另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为了帮助确有困难的中国留学生和海外侨胞归国,我国启动了数轮包机计划。4月份,我国共接回了3000名左右的留学生。5月份,加拿大也启动了数轮包机计划。例如,5月12日,一则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出的、将安排第二架包机载留学生回国的通知就在朋友圈广传。航班为5月15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MU7054 航班,温哥华直飞沈阳。 《中国经营报》的报道还显示,包机撤离计划仍在进行中,根据目前公布的5月包机航班计划,加拿大、英国、美国航线都出现在这个计划中,5月14日至6月1日期间中美航线已经计划安排4批共计12个航班。不过,从目前的航空运量和动辄四五万的票价来看,除非政策改变,否则,即使有包机的加持,大部分海外华人及留学生仍然将要继续坚守在国外抗疫。自己的困难只能自己解决。其实,看看我的周遭,大部分海外华人、留学生并不愿意为祖国添乱,能不回的都尽量不回。有家长甚至舍弃两三年难得一聚的机会,主动要求孩子“不要回国”。但疫情持续如此之久,情况也是一天一个样,打乱了太多人的计划。许多人其实只是出国探个亲、旅个游,就被困在了国外。有网友在网上说,亲戚来探亲,住自己家快半年了,“他们难受我也难受”。部分人还要面对经济窘迫、签证到期等现实问题。《南风窗》5月19日还聚焦了古巴的留学生,他们想回国的主要原因是古巴网络建设迟滞导致根本没法上网课,而且物资相对紧缺。但网络中的一些简单的声音却将所有的具体问题和困难统统归结为:华人和留学生是害怕国外疫情想要回国“逃难”来了。面对网上愈演愈烈的嘈杂的声音,我决定和加拿大的华人、留学生聊一聊,看看他们最真实的处境,听听他们心底的声音。希望这些海外华人、留学生真实的处境,能够消弭一部分不必要的偏见。一、“一家人一致决定让儿子不要回国”自述人:Catherine,留学生家长 数月前,小留学生包机回国Catherine在家里一边收拾儿子的玩具,一边流眼泪。Catherine的独生子三年前去加拿大留学,期间只回来一次。儿子的玩具自从他出国以后都放在原位,没舍得动,都保持了孩子出国前的样子。 Catherine的儿子今年在加拿大高中毕业,已经收到了心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高中毕业后,孩子的学业告一段落。原计划今年暑假孩子回国,一家人团聚的,没想到突发疫情,现在回国的机票很难买到,而且机票也太贵了。一家人商量之后,一致决定让儿子原地留守,做好防护,安心学习,不要回国了。Catherine因为在大学教书,每年还可以在寒暑假去加拿大看儿子,对儿子在加拿大的情况比较了解,虽然疫情期间加拿大人的感染数字节节攀升,也还不那么担心儿子。Catherine能这么淡定,也是因为她儿子懂事自律。学校停课以后,他安心在住处上网课、做作业,有时候还早起出去跑跑步,生活很有规律。很注意自我防护,这让Catherine略感欣慰。“可怜的是孩子的爸爸,他已经两年没有看到儿子了,虽然可以视频通话,网上聊天毕竟隔着屏幕,哪有当面看得见来的真切。”Catherine说,疫情中断了三年来难得的一次团聚机会,让一家人不得不承受更长时间的骨肉分离之痛,那种滋味无法言说。二、“直航最早只能买到9月底的”自述人:Annie,留学生 “现在是心急如焚,又寸步难行”,在加拿大的Annie说,要不是家里有急事,必须要回去,“我真的不想回国给自己找不自在。”Annie本想取道中国香港,她发现从加拿大回中国香港的机票只要三千多元左右,而且余票充足,随买随走。但她查阅相关信息后发现,目前香港不开放转机,只有中国香港居民可以落地。没有香港居民身份证明,不让登机。“我昨天看,现在加拿大直航回国的机票最早只能买到九月底的,46700元一张”。Annie说,转机跟直航的情况是一样的,很多国家没开放国际中转,开放中转的两三个国家根本买不到回国这一程的机票。Annie说,现在只要是回国的机票,无论从哪个国家回国都难买,很多人都是这样,订了无数次票,被取消无数次,“我有一个朋友,退票被扣掉的手续费已经快十万了,谁的钱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Annie说,现在感觉海外华人、留学生是被牺牲掉的一小部分人,“但是今天可能是牺牲我们,以后就有可能是任何人”。三、“好不容易回到国内,却更焦虑了”自述人:Sarah,留学生,孩子跟她一起在加拿大读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