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患者为何被自己的免疫系统背叛了?(组图)

0

这名42岁的男子于3月17日被送往巴黎的一家医院,他的症状是发烧、咳嗽和双肺出现“磨砂玻璃样混浊”,这是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一个标志。

两天后,他的情况突然恶化,氧气水平下降。医生怀疑他的身体受到了细胞因子风暴的影响,这是一种危险的免疫系统过度反应。这种现象在冠状病毒大流行中非常普遍,但它也指出了可能有用的药物治疗方向。

当人体第一次遇到病毒或细菌时,免疫系统就会增强,并开始与入侵者战斗。在这场战斗中的步兵是一种叫做细胞因子的分子,它会向细胞发出一连串的信号来引起反应。

通常,这种免疫反应越强,战胜感染的机会就越大,这就是为什么儿童和年轻人总体上面对冠状病毒不那么脆弱的部分原因。一旦敌人被击败,免疫系统就会自动关闭。

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细胞因子风暴研究专家兰迪·克伦博士说,“对大多数人和大多数感染来说,会发生这种情况。”

但在某些情况下——根据克伦博士的研究小组,多达15%的人正在与各种严重感染作斗争——即使病毒不再构成威胁,免疫系统仍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肆虐。它继续释放细胞因子,使身体处于疲劳的状态。为了保证身体安全,这些细胞活素会攻击包括肺和肝在内的多种器官,最终可能导致死亡。

对这些人来说,最终造成伤害的是他们身体的反应,而不是病毒。

细胞因子风暴可以袭击任何年龄的人,但一些科学家认为,它们可以解释为什么健康的年轻人在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期间死亡,以及最近在非典、中东呼吸综合症和H1N1流感流行期间死亡。

它们也是各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并发症,比如狼疮和关节炎的一种——斯提尔氏病。他们可能会提供一些线索,来解释为什么冠状病毒感染的健康年轻人会死于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这是细胞因子风暴的一个常见后果。

来自中国和意大利的报告描述的年轻患者的临床结果似乎与这一现象一致。克伦博士说,这些患者中很有可能出现了细胞因子风暴。

在那位42岁的病人身上,可疑的细胞因子风暴让他的医生最终尝试了托珠单抗,这是一种他们有时用来缓解免疫系统困境的药物。

仅仅服用两剂药,间隔8个小时,病人的发烧就很快消失了,他的氧气水平上升了,胸部扫描显示他的肺也清了。该病例报告发表在《肿瘤学年鉴》(Annals of Oncology)即将发表的一篇论文中,与来自意大利和中国的数十篇报道一起,都表明托珠单抗可能对某些人是一种有效的冠状病毒解毒剂。

就在研究人员寻找治疗方法的同时,他们也在试图了解为什么有些人的免疫系统会进入这种危险的超速状态。遗传因素可以解释这种风险,至少在某些类型的细胞因子风暴中是这样。

这种现象有许多不同的表现形式,它们有许多不同的名称:系统炎症反应综合征、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巨噬细胞激活综合征、噬血细胞组织细胞增多症。

一般来说,它们都以免疫分子的无节制的激增为标志,并可能导致多个器官的致命关闭。

但专家表示,许多医生并不熟悉这个小众概念,也不知道如何治疗。

伦敦大学学院医院的免疫学家杰西卡·曼森博士说,“每个人都在谈论细胞因子风暴,好像它是一种公认的现象,但如果你在两周前问过医生,他们也不会听说过它。”

对抗细胞因子风暴的病人可能会出现心率异常加快、发烧和血压下降。除了白细胞介素-6激增外,人体还可能出现高水平的白细胞介素-1、干扰素-γ、c反应蛋白和肿瘤坏死因子-α等分子。

如果风暴形成,在感染后几天就会变得明显。但医生越早发现并治疗,病人就越有可能存活下来。太晚了,风暴可能已经无法控制,或者已经造成了太大的破坏。

有一种相对简单、快速且容易获得的检测方法,可以检测患者的身体是否已经被细胞因子风暴接管。它寻找高水平的一种叫做铁蛋白的蛋白质。

但是,如果测试确实表明细胞因子风暴正在发生,那该怎么办呢?

看似显而易见的解决办法是平息这场风暴,克伦博士说:“如果是身体对感染的反应导致了死亡,那么你需要终止这种反应。”

实际情况更复杂,特别是考虑到Covid-19缺乏可靠的数据。但克伦指出,像托珠单抗这样的药物是关节炎患者经常服用的,如果患者面临死亡,它的好处可能会超过潜在的危害。

他说:“我们需要以证据为基础的数据,但在流感大流行的情况下,我们总是要凭感觉行事,我们总是要治疗我们面前的病人。”

其他药物也可能对细胞因子风暴有用。例如,一种名为anakinra的药物可以抑制另一种难以控制的蛋白质——白介素-1。anakinra对Covid-19的临床试验也在进行中。本周发表的一份报告表明,羟基氯喹,一种备受关注的抗疟药,也能平抑过度活跃的免疫反应,可能对那些因冠状病毒而患有轻度疾病的人也有疗效。

医生也可以求助于皮质类固醇,它可以广泛地降低整个免疫反应。这本身就有危险,因为它会使病人暴露于其他伺机性感染,尤其是在医院里。“关键是要在抑制过度活跃的免疫反应和允许免疫反应抗击病毒之间取得平衡,”曼森博士说。

两周前,一组专家召开会议,讨论收集更多数据和治疗细胞因子风暴患者的最佳方法。很明显,免疫系统的复杂性和冠状病毒的病程意味着没有单一的最佳治疗方法。

在古斯塔夫·鲁西癌症中心,医生用托珠单抗治疗了另一位冠状病毒患者。那个人服用这种药物后没有任何改善。

该中心的肿瘤学家法布里斯·安德烈博士说,“不同的人对病原体病毒的反应是完全不同的。”“试验将决定它对哪些患者有效。”

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