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裔黑老大获刑2900年,未入狱前旧金山他说了算!

0

“在旧金山华埠的灯笼下和窄巷中,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地下世界。” 周国祥,就是这个地下世界的龙头老大。他走私、贩毒、洗黑钱、敲诈勒索、买凶杀人……“毕生都在从事暴力犯罪”。

2016年8月4日,这个旧金山华埠最大黑帮的掌门,被联邦陪审团裁定162项罪名成立,获刑两个无期徒刑,外加2900多年监禁,不得保释。

起诉书长达137页,据说读起来好似一部情节极其跌宕复杂的好莱坞剧本,

悲剧、喜剧、悲喜剧……什么元素都有。

而故事的主角,这个以“虾仔”诨号行走江湖的矮胖男人,有着两副面孔,

有人看到了魔鬼,有人看到了天使。

他的脸上永远挂着笑容,但笑意的背后,是一股让人不安的霸气……

旧金山华埠有六大堂口,“五洲洪门致公总堂”是最特别的一个。

它有168年历史,其中最为后人津津乐道的一段,是曾帮助孙中山发动辛亥革命,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有68人为洪门兄弟。

经历岁月洗礼,“五洲洪门致公总堂”逐渐褪去政治色彩,成为纯粹的帮会。而当其他帮会纷纷自我更新“洗白”之时,唯独它,黑社会色彩日益浓厚。

这一切,大约都与新老大周国祥有关。

2006年2月27日,致公总堂前老大梁毅突然在自家礼品店里遭蒙面男子乱枪射杀

此事轰动一时,凶手一直没有找到。

出殡时,原帮会二把手周国祥身穿一身白色西装到场,这一反常举止引来诸多猜疑

他的解释是:这象征着我和大哥是“兄弟”,来自“同一家人”。

不久,他接掌了“五洲洪门致公总堂”。

接班仪式一如黑帮老电影里的呈现:接龙头棍、信印、上香、拜土地、少林五祖列宗,与众人一起高唱:“双手把住一条龙,洪家分明八字通,无论此杖何处用,反清复明第一功。”

周国祥从小就混黑社会。

他1959年出生于香港,因身材矮小被祖母昵称为“虾仔”。

来到旧金山后,他沿用“Shrimp Boy”之名,在华埠打响了知名度。

“我8岁入道,9岁捅人,12岁嫖妓,只读到小学3年级。”谈到香港早年经历,他毫不遮掩。

他的人生,就是一条血路。

他在香港的第一场打斗,是为老大护驾。只见他从腰间抽出一把砍刀,照着老大仇家的头上连砍两刀,鲜血四溅,还露出了骨头。那一天,他成了黑帮英雄,他很开心。

当时,他不过10岁。

16岁时,父母把家搬到了旧金山。

他怀揣一封香港帮会头目写的推荐信,拜会了华埠一位大佬,顺利加入了当地帮会。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旧金山华埠帮会林立,竞争激烈,时常为争夺地盘火拼。

一向凶狠手辣的周国祥算是碰上了“好时代”,

很快成了这股犯罪浪潮的中坚力量

唐人街每一条街道上,都有他与人交战的痕迹。

最猛的一次,他一个人独战28人!他的“虾仔”威名,叱咤华埠。

谈起这段人生经历,他就像普通人回忆自己的大学生活一样:

“很疯狂!学到很多!仍需成长,继续前进。”

自1977年从香港来到旧金山以来,他三次入狱,有22年在监狱中度过,背负的罪名有持械抢劫、蓄意谋杀、贩毒、销赃、拉皮条、敲诈勒索……用检察官的话说,他的“犯罪记录之广泛,骇人听闻,几乎涉及一切可能的诈骗形式”。

2008年,他在纪录片《黑帮》中出境,一时得意,说:“在这个城市,我说了算。”

周国祥身材不高,健壮有力,顶着大光头,留着八字胡,身上盘着两条青龙刺青。

这是一个典型的黑帮老大形象。

但与人们刻板印象不同的是,这个大佬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有时候甚至还挺阳光。这种强烈的发差,时常让人感到错位,一如他时常自称已经改过自新,“是个良民”。

2003年,他因充当污点证人提前出狱,但脚上仍带着电子跟踪器,不得从事任何商业活动,不能前往他乡。他说,从那时起,他就金盆洗手,改邪归正,努力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做一个“正常的普通人”

他说:“我想为孩子们做些事情,我想为社区做些事情,我想为我自己做一些事情。”

他去社区做义工,向边缘青年讲述自己在黑社会的日子,劝阻他们远离黑帮,并因此获得旧金山市长李孟贤颁发的“回馈社区荣誉奖状”

他每年给几十个社团做演讲,包括旧金山州立大学亚裔美国人研究课程。他给前来求助的年轻人提供建议,比如倘若你爱上了妓女,想带她回家见父母,该怎么做……

听过他演讲的年轻人,不少成为他的拥趸。在此次审判过程中,他的辩护律师提交了几十封青少年发来的支持信,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个真正悔过自新的人”。

他和一个捉刀人合作了一本回忆录,名叫《黑社会之子》。

他向好莱坞兜售自己的黑社会故事,想拍一部电影,以合法收入让下半辈子过得清白。

渐渐的,他重新建立了自己的社会关系网,交往的人群中多了不少社会名流,覆盖政、商、文、体各界,并不时以社区领袖身份出现在一些高规格场合。

2009年,他在旧金山市政厅前举行记者会,说:

“我不能否认以前的犯罪记录,但今天的我,不再是罪犯,我不代表暴力和黑社会。”

他的首席辩护律师托尼·萨拉很有名,曾为许多政治组织领袖和黑帮老大打过官司。

他对周国祥有着极高的评价:

“每次我和他聊天,都感觉像是面对一个圣人。他温和、慈祥、贴心,能体恤别人的感受。”

是的,他说的是——“圣人”。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相信他的“重生”。

从2010年起,联邦调查局发起一个“白衣行动”计划,派一名卧底伪装成与西西里黑手党有染的东岸商人,想在西岸扬名立万。

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他极力讨好周国祥,以打入他的世界,

仅在高档饭店和酒吧招待周国祥及其同伙就花费数百万美元,掌握了其各种一手犯罪证据。

根据这名编号为UCE4599的卧底证词,在周国祥担任致公堂龙头老大期间,其帮会成员一直从事贩毒、走私、洗钱等犯罪活动。

他本人从不亲自动手,并声称自己一无所知,

“因为如果不知道这些事,他就没有犯罪”。

但事实上,手下人做什么、不做什么,包括杀谁、不杀谁,他说了算。

有一次,卧底完成一笔销赃盗窃香烟的生意后,对周国祥表示感谢。

他说:“我没有帮你什么。”

站在一旁的司机乔治接口道:“哦,是我。”于是,卧底塞给乔治5000美元。

还有一次,卧底感谢周国祥让他有机会和乔治完成了另一笔交易,

并将装有2000美元现金的信封塞到他的衣兜里。

“别,别,这机会不是我给的,是你自己争取的,”周国祥说,“该死,你这是贿赂啊,老兄,这可不好。”但他并没有把钱退回来。

FBI称,2011年3月至2013年12月间,经周国祥安排,他的5名手下共洗钱230万美元,过手抽了一成;3次倒卖盗窃烟酒,获利2.8万美元;协助一桩洗钱交易,获报酬3万美元……

在一次饭局上,周国祥对席上的卧底和一名青帮头目说:“我怎么会和歹徒混在一起?”青帮头目说:“你自己也是歹徒。”他笑了:“我是清白的。你帮我挣饭钱犯下的那些事儿,我可一点都不知道。不过,我还是要吃饭的,我饿了。”

关于梁毅之死,以及另一名曾经挑战周国祥“龙头”地位的对手江达安遇害,卧底的证词显示,是周国祥指使手下从芝加哥请来两名代号“帮主”和“大傻”的杀手将其杀害。二人至今逍遥法外。

2014年3月26日,“白衣行动”收网,周国祥等29名涉案人员被捕

被捕嫌犯中包括原本仕途锦绣的华裔州参议员余胤良,这是“白衣行动”的意外收获。

2010年6月,周国祥与两名卧底在夏威夷一艘渔船上碰头,

周称自己可以弄到便宜的军用钨,同时介绍两人认识了余胤良的重要筹款人兼政治顾问基斯·杰克逊,并安排了军火走私等内幕交易。

(州参议员余胤良)

据称,周国祥结交余胤良,一方面是想通过他走私军火,另一方面是寄望于其利用州参议员的影响力,帮他除掉脚上的电子追踪器。

2016年2月,余胤良因公共腐败和枪支走私罪名,被判5年监禁

8月4日,周国祥一身深色西装出现在法庭上,脸上始终面带微笑。

在宣判前,他花了两个小时为自己激情辩护。他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受迫于检察官的谎言和法官的偏见,并指责自己的辩护律师无能,声称要上诉

他全盘否认了所有指控,包括主使谋杀前龙头老大梁毅和另一名“挡路”分子江达安。

“我不会向受害人道歉,他们没有抓到真正的罪犯,我很遗憾。我不是他们要找到人。这是司法制度的巨大失败。”

(宣判前,激情自辩两小时)

此前,辩护律师萨拉曾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周国祥涉嫌的罪名都是FBI卧底设下的圈套,是卧底在持续诱导他走向犯罪,“这是一场政府制造的罪案”。

他质疑:“在法官审讯周国祥的同时,也应该调查这名接触卧底探员的背景。他的背景和可靠程度,难道不值得怀疑吗?”

在被捕后的19个月里,周国祥一直在自己的牢房里原地慢跑、冥想,思考善与恶。

也许,这将是他余生的常态。

他有很多遗憾,其中最大的一个是没有孩子。

“年轻的时候,我意识不到这一点。呆在家里,花大把的时间陪伴家人,我羡慕这样的人。现在,我什么也没有。56岁了,还呆在一个县监狱里。

来源:洛杉矶华人信息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