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现在闹出骚乱,根源可以追溯到2006年的一个重要事件

0


尽管加泰罗尼亚一直以来都有独立倾向,但应该说从1979年到2006年期间,加泰罗尼亚与西班牙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都是整体和谐的,没有太强烈的独立冲动。那么,2006年发生了什么事件导致了双方和谐关系的破裂?

2005年,加泰罗尼亚起草新的《自治条例》,其将“民族”(nationality)改为“国族”(nation),并在许多文本上对地方自治权进行了有利于地方的修改,而反对这一条例的西班牙执政党人民党直指其严重违宪,相当于平行宪法。而这种由独立派主导的、显著的、对中央政府权威地挑战,竟然在2006年在西班牙议会的审议中获得通过,于2006年8月9日开始实施。然而,在西班牙宪法法院,由于这涉及极为复杂的宪法学领域,加上高度敏感的政治内涵,宪法法院足足用了四年时间进行审核,最后在2010年6月,西班牙宪法法院用800多页的判决书将2006版的《自治条例》进行解释和重新修改,否决了加泰罗尼亚语作为地区“官方第一优先语言”的地位,司法管辖权和财政权也否决了更多扩大权利的要求。

加泰罗尼亚人抗议西班牙宪法法院

但是这一审理已经拖了四年,2006版《自治条例》则事实上运转了四年而没有得到合法授权,加泰罗尼亚地区则根据2006版《自治条例》推出了数十部法律,引发更大的宪政危机。同时在宪法法院审理期间,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情绪也在发酵,加泰罗尼亚与马德里媒体之间的口诛笔伐也没有停过。在2010年6月判决发布后,加泰罗尼亚的独立情绪进一步高涨,他们认为这反映了他们在西班牙“没有地位、没有尊严”的情况,支持独立者一度增加到48%。随后,加泰罗尼亚独立派进一步扩大影响力,并在2015年的地区选举中,主张独立的政党联盟获得了135个议席中的62个,取得多数席位但没有绝对多数。但是即便仅仅如此,许多独立活动就可以展开。在此期间,也有多个地方性法律问世,包括2013年1月23日加泰罗尼亚议会通过《加泰罗尼亚人民主权与自决权宣言》,为加泰罗尼亚独立赋予法理合法性;2014年9月19日通过《自决公投协商法》;2015年11月9日通过《加泰罗尼亚独立进程行动宣言》等。

2017年9月6日,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就得到了地区议会的通过,而9月7日,西班牙政府就旋即向宪法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西班牙宪法法院则以公投法案违反宪法基础为依据宣告其非法,并暂停一切活动。结果加泰罗尼亚方面仍坚持在10月1日进行了公投,其中高达92%支持独立。然而这一结果事实上是许多反独立派的选民相应西班牙政府的要求没有前往投票站的结果,公投投票率仅有43%。依据一般的看法,750万人的加泰罗尼亚地区持坚定独立态度的人只有200万左右,即便从540万有选举权的居民来看也不构成多数。此外,欧盟、美国等国也均表示不支持加泰罗尼亚地区独立,因此整体上看,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运动事实上仍然不可行。

西班牙政府在公投前后直接进入了加泰罗尼亚地区,并解散了普伊格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政府。普伊格德蒙特随后“自我放逐”到比利时,而今年10月14日宣判的这几位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领导人,则是普伊格德蒙特政府的要员。因此,本次宣判西班牙本意是宣告其相对于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至高权威,由此引发现在的骚乱也在所不惜。

普伊格德蒙特

如果再进一步来看,西班牙内部的政治、经济结构失衡是加泰罗尼亚地区产生独立愿望的根源之一。西班牙是单一制国家,因此相对于加泰罗尼亚地区这样的有自治倾向的地区就一直有内在张力。偏偏加泰罗尼亚地区并非毫无底气需要服从中央,加泰罗尼亚地区以16%的人口创造了西班牙20%的税收,事实上是西班牙其他相对落后地区的输血者。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加泰罗尼亚地区一下子成为了负债最高的地区之一,经济形势恶化时更多的财政负担就成为了独立情绪的催化剂。很多加泰罗尼亚人认为,自己是西班牙的输血者,这是西班牙中央对加泰罗尼亚剥夺的一部分。

相关海报

而另一方面,与许多国家分离主义呈现的暴力分离不同,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基本上还是沿着制度化的模式在进行,因此背后涉及非常复杂的西班牙国内政治趋势与政治斗争,许多西班牙政党为了赢得选民支持,取消法律上的监管也有一定纵容地方寻求更大自治权的趋势。当然另一方面,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政治精英本身也置身于西班牙国内政治的舞台中,其利益也并非必与西班牙中央政府存在冲突。不过加泰罗尼亚地区缺乏与西班牙中央的共识,因此其民选政治整体上会鼓励激进政党进一步采取激烈的行为。比如加泰罗尼亚统一联合党就在2015年因主体民主集中党和民主统一党在独立进程上的分歧而宣告解体,而民主集中党与激进独立派的左翼民主共和党结成了“集体说是”联盟(Junts pel Si),进而推动加泰罗尼亚独立的法理进程。

西班牙中央权威与地方张力的缩影

而近年来十分有趣的现象是,网络广泛进入了政治动员话语中,这种“自下而上”的网络动员在2017年10月的公投中扮演了非常显著的作用。有研究显示,在网络舆论战中,大量的信息指向了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而将西班牙政府描绘为“鼓励警察暴力镇压”的角色,只有少量信息认为西班牙政府的做法是合理的,这听起来是不是很耳熟?西班牙政府的立场在网络平台上动员的失败进一步导致了民意的分裂,并且可能成为运动民粹化、乃至暴力化的催化剂。放大了大量不负责任、缺乏成熟政治认知的碎片化信息的影响力,这点网络舆论天然地有利于这种议题向着激进方向演化。

西班牙人针锋相对

当然,加泰罗尼亚地区要独立可能性很渺茫,西班牙国内法体系针对加泰罗尼亚的法律框架基本不会再纵容自治权的盲目扩张;事实上加泰罗尼亚也不是广泛地支持独立的,大部分人持温和立场,亲西班牙政府的人士规模并不小;加泰罗尼亚独立也得不到欧盟、美国的支持,这点也是有利于西班牙政府的。可以看出,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虽然看上去闹得很凶,但独立的底子仍然薄弱。

来源:老囧曾看军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