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不知道的西班牙 两座被城墙围绕的世遗之城

0

1985年,阿维拉古城被整体列入世遗,2000年,卢戈因古城墙入选。

从首都马德里到号称西班牙第一古城的萨拉曼卡,海拔1100多米的阿维拉古城是这条萨拉曼卡公路上的必经一站。宽阔平整的公路在山坡处巧妙地形成一个交汇点,每个司机都会见到公路旁山坡上的四柱台。

当然要停下来,因为这个由四根多立克柱组成的古希腊时期遗迹,正是远眺阿维拉古城的最佳位置。

小小四柱台是眺望阿维拉老城的最佳位置 本文图均为 叶克飞 摄

不远处就是阿维拉,延绵城墙围绕古城,四周是山坡和草地,蓝天之下见不到任何现代化痕迹,无需任何PS就可当作古装戏剧照。

早在公元前两千年,凯尔特人的祖先维托内人就在此定居。公元65年,这里立起了第一座基督教堂。这些故迹今已不存,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城墙。198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在评定阿维拉为世界文化遗产时,这样评价这座古城:“为了保卫西班牙领土,抵抗摩尔人的入侵,西班牙于11世纪修建了阿维拉城。这是一处‘圣人和石头之城’,圣人特蕾莎在这里出生,宗教大裁判长托尔克马达埋葬于斯。阿维拉城仍保持了中世纪的古朴风貌,这些从它的哥特式教堂和其防御工事可见一斑。教堂的形式纯正完美,防御工事由82个半圆型塔楼和9个城门组成,是西班牙境内最完整的城堡。”

数字足以说明城墙的震撼,除了9座城门和82个半圆型塔楼,古城还包括还有2500个城堞,周长2460米的城垣,城墙高12米,厚3米,千年前有如此浩大工程,委实不易。

相比阿维拉,卢戈的城墙历史更久,它建于公元260年到310年之间,总长2140米,高约11米,厚度则超过阿维拉,达到4.5米。它原有85座塔楼,现存50个。

卢戈是加利西亚自治区最古老的城市,早在公元前15年便已建城,也是欧洲现存唯一一座被完整古罗马城墙环绕的城市。尽管它早在中世纪便地位下降,变得无足轻重,但却也恰恰因此得以逃过此后一千八百年的风霜与兵灾,为世人留下这道古城墙。曾经辉煌的阿维拉也一样,尤其是工业革命后,它并没有同步于历史发展,但城墙因此受益。

阿维拉和卢戈的城墙均可开放行走,只是前者是收费景点,后者免费任行。在漫长岁月中,它们都顽强留下了最初的样子。高原之上的阿维拉更是维持着旧时格局,从四柱台的角度望去,新城隐于山坡之后,几乎让人误会古城几无扩展。卢戈的新旧城则紧紧相依,仅以城墙相隔。城墙之外是千百年来陆续延伸的城市外沿,但新城毫不突兀,建筑高度含蓄地与城墙内匹配,不会像某些中国城市那般,用一圈高楼大厦压迫式地围绕一座小小的复建古城。

相比一入镜头就宛若中世纪模样的阿维拉,卢戈的建筑风格更多样化,也更像一个现代城市。从旅行角度而言,它显然不及阿维拉那般纯粹,但更具生活气息。所以,你可以见到卢戈人提着刚买的菜走在城墙之上。对卢戈人来说,城墙就是古城的主干道之一,也许还是最方便、最宽阔也最安全的那一条。

卢戈城墙上的道路是最普通的沙土路,行走其上,会经过古城里的教堂、学校和一栋栋私宅。夜晚也许是城墙之上最美的时刻,有人借着月色缓行归家,有情侣坐在城垛上温存,有街头艺人轻轻弹起吉他。周遭建筑在月色下不再现出修缮痕迹,也不再有不同时代的差异,而是清一色在暗沉中迸发出旧时味道,偶尔可从住宅的窗户中见到聚餐的家人、洗碗的主妇和嬉戏的儿童。

在阿维拉你也会见到这一切,甚至有更浓郁的中世纪味道。它的建筑更矮,也更古朴,连窗棂都沾染了过去。唯一可惜的是,它的城墙无法像卢戈那样让人绕城一周,而是有一段并不开放。

城墙作为历史的存留,足以唤起我们太多想象,但比城墙本身更有价值的,是在城墙上所见到的一切。

阿维拉古城维持着中世纪格局,四条城市主干线为主脉,小街巷与小广场穿插其间,共同组成小城里的繁密路网。城墙作为防御体,守护的是城中的宗教建筑。远看宛若古堡的大教堂,是西班牙第一座哥特式教堂。外部由花岗岩垒成,内部则以红白石块构建半圆形殿堂。后方塔楼揭示了教堂的防御功能,让人想起中世纪西班牙的宗教对抗。

更让当地人引以为豪并使游客流连的是城南紧靠城墙的圣特蕾莎修道院。阿维拉是16世纪西班牙修女特蕾莎的出生地。她改革赤足加尔默罗会,主张持守祷告、苦行、缄默不语和与世隔绝等严峻规戒,使之复兴,被梵蒂冈封为圣徒。圣特蕾莎修道院是在其故居遗址上所建,1636年落成,修道院的中心地基就是特蕾莎当年出生的房间。成为修女后,特蕾莎在这里隐修近三十年之久。

被封作圣徒的特蕾莎修女,几百年间一直是后世修女的偶像,许多宗教信仰者甚至会为自己的女儿起名为特蕾莎,其中最著名的当然是印度修女特蕾莎,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德兰修女。

阿维拉古城的主广场名叫马约尔广场,四周被旧时的回廊建筑所围绕。回廊可以躲避南欧的炽烈阳光,但人们还是更习惯在阳光下喝咖啡。白色墙身的市政厅并不宏伟,却与周遭建筑无比贴合。

相比之下,卢戈市政厅漂亮得多,巴洛克风格的雕刻十分精美。市政厅所在的主广场同样叫做马约尔广场,几乎每座西班牙城市都有一个马约尔广场,但它们从不雷同。卢戈就与阿维拉不同,相比后者的古朴,它更大也更为华美,四周建筑粉饰一新,但绝不突兀,不减旧时气质。

距离广场不远的圣玛丽亚大教堂始建于1129年,1273年落成,后来几经改建。与欧洲许多大教堂一样,它因为漫长的工期而兼具多种风格,北门廊还是罗马式风格,正门就已是新古典主义风格,内部唱诗班席则是巴洛克风格。

与阿维拉相似,卢戈老城以广场和教堂为中心向四周发散。一条条街巷交汇出一个个街心小广场,营造出不同的公共空间。广场四周总有餐厅和咖啡厅,广场随时可以成为集会之所,也随时可以变身市集,每逢节日,它还是天然的舞台。

站在城墙上望去,不管阿维拉还是卢戈,教堂都是古城的天际线,街巷就是古城的纹理。时至今日,城墙早已失去了冷兵器时代的防御功能,它所守护的只剩下悠长历史,还有日复一日的宁静之美。

不知为何想起了梁思成,当年他想守护的,就是我眼前见到的这些吧?

来源:澎湃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