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殖民者屠杀华人,万历帝闻讯后说了一番话,简直冷血至极

0

文/格瓦拉同志

从明朝中后期开始,欧洲殖民者陆续侵入东南亚,在争抢香料和殖民地的同时,也开始对久居此地的华人进行迫害,乃至屠杀。在万历帝时期,西班牙殖民者在菲律宾大肆屠杀华人,遇难者多达两万余人。然而等到消息传回国内,万历帝却对遇难华人说了一番极为冷血的话,让国人极为寒心。那么,这究竟是怎样一场惨案?万历又说了些什么呢?

西班牙殖民者登陆菲律宾

1574年,大海盗林凤率众进攻吕宋岛(菲律宾主岛),目标直指马尼拉城,但两次进攻均以失败告终。西班牙殖民当局虽然击退林凤的进犯,但由此也对华人的能量产生恐惧。1593年,菲律宾总督达斯马里纳斯在远征摩鹿加群岛期间,因虐待华工被潘和五等人杀死,更是强化了殖民当局这种认知。在这种情况下,殖民当局开始煽动排华浪潮,使得双方的关系日益激化。

虽然殖民当局对华人的迫害越来越严厉,但通过偷渡的方式来菲谋生的华人仍然是越来越多,到1602年时,在菲的华人总数已增至四万余人,而西班牙人仅有二千多人。华人数量的激增,引起殖民当局的恐惧,为消除这种恐惧,唯一可行的办法便是进行残酷的驱逐或屠杀。

万历帝派人到菲律宾勘探金矿,结果引出祸端

恰在此时,明政府的一个“无厘头”举动,给殖民当局带来实施大屠杀的良机。原来在1603年,一个名叫张嶷的男子,为希求富贵,便向明神宗上书,妄言菲律宾岛上有一座机易山盛产金豆,如果派人前往开发,可获得难以估量的收益。神宗本是个嗜钱如命的主儿,看到张嶷的上书后欣喜若狂,不管大臣们如何力陈这种说法的荒谬,毅然决定派王时和等人前往勘察。

其后又有机易山之事,自采金中贵虿尾四,出一妄男子张嶷更为新奇。其说上疏曰:吕宋有机易山,其上金豆自生,遣人采取之,可得巨万,无禁。有诏下闽,廷臣力言其谬,不报。闽当事持之,乃遣海澄丞王时和及百户干一成往勘其地。见《东西洋考·卷五·吕宋》。

王时和一行人到达菲律宾后,经过向当地华人求证,发现根本没有“金豆自生”的机易山,张嶷所说纯属胡言乱语。王时和等人自讨没趣,随即回国复命。虽然此事件以戏剧性结局收场,但西班牙殖民当局却以此为借口,造谣说华商阴谋叛乱,将配合明朝军队入侵菲律宾。

西班牙殖民者屠杀华人,遇难者多达2.5万人

同年10月,殖民军对当地华人展开大屠杀,用大炮将华商的聚居地“涧内”轰为平地,迫使华人纷纷逃往大仑山避难。然而大仑山的华人由于缺衣少粮,很快便陷入大饥饿当中,最终只能铤而走险,冒死进攻马尼拉城。但面对殖民军优势火力,仅以血肉之躯与之对抗的华人很快败下阵来,被杀及饿死山谷者多达2.5万人,而侥幸存活下来的不过300人而已。

初三日,华人在大仑山饥甚,不得食,冒死攻城,夷人伏发,燃铜铳击杀华人万余,华人大溃或逃散,饿死山谷间,横尸相枕,计损二万五千人,存者三百口而已。引文同上。

大屠杀结束后,西班牙殖民者虽然一次性便清除华人的“威胁”,却也因此有得罪明朝的危险。殖民当局担心明朝会采取军事进攻、断绝通商等报复行动,便于次年遣使向明廷进行“解释”。福建巡抚徐学聚将事件上奏朝廷,万历帝听闻后暴怒,下诏将张嶷枭首示众,同时令徐学聚严厉斥责西班牙殖民当局。

万历帝闻讯后,派人“申斥”西班牙殖民者

巡抚徐学聚等亟告变于朝,帝惊悼,下法司议奸徒罪。三十二年十二月议上,帝曰:“嶷等欺诳朝廷,生衅海外,致二万商民尽膏锋刃,损威辱国,死有余辜,即枭首传示海上。吕宋酋擅杀商民,抚按官议罪以闻。”见《明史·列传第二百二十一·外国四》。

徐学聚等人奉命“问罪”西班牙殖民当局,然而在他们颁布的《谕吕宋檄》中,虽然一开始也宣称“尔吕宋部落无故贼杀我漳、泉商贾者至万余人”,实属严重罪行,但考虑到对方认罪态度较好,况且“海外争斗,未知祸首;又中国四民,商贾最贱,岂以贱民,兴动兵革?”,竟然为对方的暴行进行辩解。

万历帝的“申斥”避重就轻,令国人寒心至极

殖民当局见到这份“问罪状”如释重负,自此看清明朝色厉内荏、糊涂颟顸的本性,在之后剥削、屠杀华人的行动中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当然万历帝的“震怒”和随后的“问罪状”,本来都是例行公事、官样文章,目的无非是对内敷衍死难者家属,对外“震慑敌酋”,维持天朝大国的颜面罢了。只是这种成色的“面子”,还是不要也罢!

史料来源:《明史》、《东西洋考》等

来源:文史专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