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前这场暗黑社会实验,也许可以解释目前所有社会矛盾…

0

作者:英华兰DrBing(ID:HiDrBing),知性逗比德国儿童教育学者,精通英法德三语,游走生活于多个国家和文化,通过对无数孩子和不同阶层家庭背景孩子生命轨迹的思考,呈现给你一副儿童教育的总体画面。

你知道全球有多少人口吗?根据 worldometers 网站的数据,目前全球的人口是75亿多。

而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和联合国人口署不久前发布的最新数据,2025年世界人口将突破80亿,2050年将达到94亿!

不知道你是否想过这种人口的增长所带来的种种影响——生存空间及承载力、自然资源、气候、城市环境,以及随之而来的粮食问题、土地问题、社会问题、资源问题和能源问题。

而当人口数量真的超过了地球所能承载的极限时,会发生什么呢?

早在半个多世纪前,有一个美国人就已经想到这个问题,他的名字叫约翰·卡尔宏(John B. Calhoun),就是下面玩老鼠的这位。

话说,约翰·卡尔宏是一位生态学、动物行为学家。在他的专业生涯中曾经进行了很多次试验。

1968年,他基于对人口密度将会如何影响人类行为的思考 ,花了几年的时间进行了一项超级独特和超级黑暗的实验。

实验的目的就是想研究:如果地球的人口密度达到极限,人类社会将会怎样?

实验要怎么做呢,简单说,就是建立一个“老鼠天堂”

这个正方形空间就是老鼠的实验空间,后来在这里发生了一系列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这是一个边长为2.7米,高1.4米的的方形金属栅栏围成的空间。它早期的设计图长酱紫:

这个空间每一边各有四条垂直的,铁丝网做成的通道。每条都通往一些老鼠窝,并且安装有食物和水的自动投放器。

1968年7月,四对老鼠被放入了这个能容纳3000 只老鼠的空间里。这些老鼠衣食无忧,没有天敌,没有自然灾害。。日子不要太滋润啊!

而对老鼠的唯一限制,就是它们不能脱离这个空间。

约翰·卡尔宏将这个实验称为:老鼠的乌托邦(Mice Utopia Experiment)。

他要搞清楚在只有空间的限制下,群体数量不断增高,会对实验对象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首先,4对老鼠被放入里面。住着宽敞的大house,有人提供着吃吃喝喝,简直幸福的冒泡!

老鼠的繁殖能力是非常强的,在这种福窝里面,老鼠果然很快就开始繁殖壮大。

老鼠们的繁殖速度究竟多快呢?每55天它们就会翻一倍!

到了第315天时,老鼠们的数量达到了620只!达到了最高峰!!

但315天之后,事情开始有点变化。先是老鼠增长显著下降,变成每145天增加一倍。

紧接着,老鼠的行为变得混乱不堪:公鼠不再执行传宗接代的任务,而是开始抢夺地盘互相厮杀,战败的公鼠就会失去社会地位,最终只能选择逃避社交;一旦公鼠不能保护家庭,母鼠就要挺身而出参与暴力捍卫权益,以致于母亲无法倾心照顾孩子,甚至将未断奶的小鼠驱逐出门;而小鼠呢,先是被父亲抛弃,然后被母亲抛弃,最后因为没有爸爸妈妈教育,它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做一只正常的老鼠,最终被社会抛弃。

但上一代的攻击、回避等坏行为,则被传递了下去……到了600天的时候,它们的社会体系完全崩坏,行为彻底沦丧:幼鼠死亡率高达96%,同类相吃,妈妈吃小孩,公鼠和公鼠互相交配;选择逃避社会的老鼠成了“宅男”,等大家睡觉后才出来活动吃东西,它们不参与任何活动,包括求偶交配;

而新一代的老鼠呢,由于没有交配、养育或社会角色的概念,他们将所有的时间用来进食、睡觉和梳理毛发,被称为“美丽的人”。

等到最后一只幼崽诞下后,母鼠们便完全停止了生育,老鼠数量下降至灭绝。这个实验叫做“老鼠乌托邦”。约翰·卡尔宏将这种社会崩溃称为“第二次死亡”。

约翰·卡尔宏也将这个老鼠种群的命运视为人类最终命运的隐喻。换句话说,如果哪天人类社会人口密度达到崩溃的地步,人类的社会结构也将会崩溃,可能也会导致整个人类的群体灭亡。

一起来看下这个实验的视频:

也有人说,动物种群和人类社会是不一样,不能划等号,但是,从这个“鼠群”的研究实验里,我们已经能辩认出了人类社会的多种形态。

Calhoun在观察实验中首先,就是人口增速停滞。在我们已知的过去100年,世界人口体现了爆炸性增长,但这十几年以来,世界人口增长率已经开始呈下降趋势,发达国家人口增长率不到0.5%,而中国更惨,2018年人口出生率为1.094%;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381%。如果按动物种群的繁衍方式来看,人类早就达到和越过了快速繁殖期,进入了滞涨期。

有人不禁要问了,人口下降不是很好吗?当然,生育率下降在某一阶段是有利的,经济学称之为“人口红利”。但如果人口持续下降,必然会造成劳动力供应减少,劳动力成本增加,社会福利支出高,税收减少等等问题,人口将最终停止增长,老化衰亡。第二,再来看看“老鼠种群实验”当中最有意思的畸变期。在老鼠实验中,优势雄鼠变得更具侵略性,攻击母鼠和幼鼠,交配行为也受破坏。放在人类也是一样,现在从美国到欧洲到日本,都在声称社会已进入了“性爱降级”“性萧条”时期。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青少年风险行为调查发现,从1991年到2017年,有过性交的高中生总体比例从54%掉到了40%。电影《美国派》剧照也就是说,不过才一代人之隔,高中生性经历就从大多数人都有过变成了大多数人都没有过。现在20岁出头的人和20年前相比,完全没有性生活的比例高了1.5倍。15%的受访者表示自成年以来,一直没有性行为。日本政府2017年9月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日本18岁到34岁的未婚者中,有超过40%的人没有任何性经验,高达70%的受访男并未在谈任何形式的恋爱,有45%女性和逾25%男性表示“无兴趣甚至鄙视性接触”

——妥妥是“交配行为受到破坏”。

“乌托邦”里还有一群喜欢梳理毛发的“美丽的人”。 第三,就是美丽鼠的出现。

在现实中是这样的:一项调查显示,韩国10%的男性都使用化妆品,而且,这股阴柔之风已吹向世界。而且,在世界范围内,同性恋以及各种不同性向、虚拟性爱等性方式,也在社会上占了越来越显著的位置。原来,这些现象不仅从社会学层面,还能从动物行为学层面得到解释。这些“美丽的人”,选择脱离扮演男性的社会角色,利用自己的名人身份,享受着年轻人的爱慕和追捧。

中国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中化妆的男生在这个不需要英雄主义和重体力劳动的温情时代,身体强壮的男性已失去了他们在社会上该有的角色和地位。这种紊乱的现象被专家认为是一种社会功能的失调和衰退,也是造成人口萎缩的原因之一。

时尚界助长性别混乱第四,就是母鼠的攻击性增强。由于雄鼠无法再保卫它们的领土和雌鼠,各个放弃社交,当缩头乌龟,此时雌鼠变得具有攻击性,开始时担当保家卫国的重任,她们不再建造巢穴,放弃喂奶的天职……这竟然与这一百多年来在世界各国风起云涌的“女权主义”风潮暗合了。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由于经济发展,迫切需要大量劳动力,“女性能顶半边天”,女性与男性同场竞争,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女性更多参与雄性竞争,而不是在家喂奶。当然啦,对女性个体而言,这是件好事。而就世界范围而言,结果就是,孩子越生越少。第五,最后,也是最可怕的,是失势雄鼠变得完全与世无争。鼠群种族在畸变期繁衍减少之后,对他们的行为习惯的改变是不可逆的。放在人类身上也一样,惧怕社交,失去与人互动的能力,他们可以整个星期甚至是整个月不出门,陪伴他们的只有电脑和手机。网上曾有一则新闻,说的是一名拥有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硕士学位的青年,毕业回国后整整7年,除了玩游戏便是睡觉。而他的生活开支,全由患有尿毒症的老母亲供给。

一切似乎都和“乌托邦”环境中的老鼠一样,这些人对外面的世界漠视,对身边的人关注度很低。就像我们在《三和大神》和《低欲望社会:如果痛苦的话,就不要努力了吧》里写的一样,是“对全盘人生热情低下”

因为在现代社会中,所有空间似乎都已被定义,新一代人被禁止更高级的活动,因为大部分社会角色都已被占用。类似“老鼠乌托邦”环境,现实社会渐渐出现两极化有一群人进入全球化世界,他们享受着所有的有利资源;而另一群人,则穷尽一生都无法进入,他们只能被关闭在底层的那个世界里,成为“失落的一代”。总结:约翰·卡尔宏老鼠实验确实能够带给我们很多启示。现如今,我们的竞争标的物早已不再是“食物”,而是平等的权利和资源,是每一个人向上的攀爬的通道。而这种东西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下,离公平分配还差得很远很远。不过,人类也在不断打破原来的道德规则,建立新的规则。比如,逐渐开放“非婚生育”,默认孩子可以跟从母亲;比如北京实行新的“落户政策”等等。但最重要的,人类和老鼠是不一样的。这个实验虽然很丧很吓人,但我觉得也不用过于悲观。因为,在过去这几千年来,人类靠着自己的智慧,不断打破食物匮乏与资源紧缺的壁垒,不断开辟出广阔空间、创造出新的循环。人类懂得反思、能够远视,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了不起的成就。最终,人类的走向会如何,我们还需要用更长的时间来验证。

— END —

来源:豆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