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葡萄牙的衰落

0

大航海的历史中,西班牙葡萄牙这两个国家可谓光彩夺目。两个欧洲边缘地带的小国,生机勃勃,野心勃勃,打通了东西方海上交通线,开拓出南北美洲两个大陆,把全世界联为一体,创造出帝国的伟业,开启了西方人主导世界的进程。

想想挺不可思议的。要知道,15世纪时的葡萄牙,人口只有100万左右,也没有什么重要资源,经过大航海,却演变成庞大的帝国,版图从南美的巴西到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称霸印度洋,一度垄断了香料贸易。

西班牙的国力比葡萄牙大得多,虽然起步稍晚,但帝国的成就比葡萄牙还要大。科尔特斯和皮萨罗,只率领少数部队,横扫中美洲和南美洲,征服了人口数百万的印第安人国家,堪称奇迹。巴西以外的整个拉丁美洲,都成为西班牙的殖民地,西班牙语及天主教文化传播到整个大陆。

可是,小时候胖不算胖,先赢不算赢。西班牙葡萄牙两国虽然在大航海时代遥遥领先,开创出前所未有的帝国,但其兴也勃其亡也忽。没过多长时间,两国就被后起的英荷法德等国超过,并被远远落下。到今天,西班牙葡萄牙顶多也就算欧洲二三流国家。庞大的帝国只留下一些语言文化上的影响。曾经的光荣全成回忆。

西葡两国做了什么,以至于从庞大帝国一路下滑到今天的泯然众人。

葡萄牙的主要问题是国家太小,人口太少,虽然建立起了横跨几大洲的帝国,但毕竟力不从心。小小的葡萄牙必须同时向东方、美洲和非洲派遣兵力,控制地盘。即使是几千人的伤亡,对葡萄牙来说也是重大损失。1514年,葡萄牙人在北非的据点被阿拉伯人攻陷,全城居民几乎被杀光。随后,葡萄牙就一步步放弃了北非。这是葡萄牙帝国衰落的开始。

到16世纪中期,葡萄牙面临的困难已经十分明显。但国王塞巴斯蒂昂却沉迷于宗教狂热,认为征服异教徒是自己的使命。1578年,塞巴斯蒂昂举全国之力组成十几万人的大军进攻摩洛哥,惨败,一半军队丧生,国王本人也死在阵中。

经此一役,葡萄牙元气大伤。1580年,不得不迎接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上台。两国合并。一直到1640年,葡萄牙才再次恢复独立。

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对葡萄牙的国力也是重大打击。地震之后的火灾把里斯本全称烧毁,死亡人数高达10万人。航海家达·伽马的详细航海记录就是在这次火灾中付之一炬的。葡萄牙帝国从此一蹶不振,重新回到大航海之前欧洲一隅落后小国的状态。

西班牙帝国的衰落,值得分析之处更多。

在征服美洲殖民地的过程中,传播天主教是西班牙人的主要动力之一。宗教的狂热让西班牙人干劲十足,不畏惧任何艰难险阻,建成了庞大帝国。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西班牙人也因此更加坚持天主教的狂热信仰。15世纪以后,宗教裁判所在西欧其他国家趋于衰弱,但在西班牙却不断强化,各大城市纷纷建立宗教法庭。西班牙统治者把“镇压异端”当成自己最重要的任务。

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活活烧死的就有3万5千人,受酷刑和服苦役超过30万人,被流放的更是高达500万人。整个西班牙国家都陷入宗教狂热不能自拔。国家、社会因此付出了巨大代价。

西班牙人征服美洲的另一个重要动力就是掠夺金银。他们也确实从美洲得到了大量的金银。整个殖民地期间,西班牙从美洲掠夺走了250万公斤黄金和1亿公斤白银。

不过,对金银的疯狂追求,代价惨重。和直接获取金银相比,任何生产活动都太艰苦太漫长了。1515年,当时的牙买加总督甚至不惜抛弃牙买加,也要跑到大陆上去挖金子。

对金银的追逐,一夜暴富的传闻,让人们无心生产。手握金银的西班牙人,有大量消费需求,本国生产根本无法满足。荷兰英国趁机而起,手工工场迅速兴旺起来。西班牙人从美洲弄来了大量金银,荷兰英国却成了最终受益者。他们的生产发展起来。在生产的推动下,英荷两国的政治持续改良,最终成为真正的强国,后来居上。

反观西班牙,左手从美洲拿来金银,右手从英荷买来各种制成品,西班牙本土仅有的手工业热衷于生产奢侈品。对现代资本主义制度最重要的大众化生产,在西班牙格外落后。国内的工业由此凋零。

16世纪中期帝国鼎盛之时,西班牙人手中有大量来自美洲的产品订单,可以满足多年生产的市场需求。但西班牙人只想挣快钱,根本无心发展本国生产,直接把订单转移到英国荷兰。来自美洲的金银,在西班牙只是用来消费,却在英荷转化为投资,成为发展生产所需的资本。

1675年,一位西班牙人得意地夸耀说:“让伦敦满意地生产纤维吧,让荷兰满意地生产条纹布吧,让佛罗伦萨满意地生产衣服吧,让西印度群岛生产海狸皮和驮马吧……马德里是所有议会的女王,整个世界服侍她,而她不必为任何人服务。”

即使是在西班牙国内,从事生产劳动的也往往是外国人。大部分的木匠、泥瓦匠、石匠、制绳工都是法国人。经营食品、羊毛、铁的,是热那亚人。17世纪中,仅马德里就有4万外国工匠。西班牙本国人宁可受穷也不愿意劳动。就算工作,他们也要找轻松的行业,满足于少干活就能糊口的生活方式。

于是,在西班牙葡萄牙滋生出一种被称为“伊比利亚文化”的观念。这种观念热衷享乐,鄙视生产,歧视劳动者,追求奢华,从根本上是一种反生产的文化形态。前几年,巴西中央银行行长还慨叹说:我们(指巴西人)恐怕很难摆脱伊比利亚文化的影响。

西班牙从美洲掠夺来的大量金银,事实上成为一种“资源诅咒”。曾经强大的帝国因此走向了衰落和破败。这个过程中,引人深思发人深省之处很多。要知道,历史总是不断重复,并且,相似度往往超过人们的想象。

来源:格上财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