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场住了18年,他的心酸传奇经历,甚至被拍成电影…

0

话说,

说到出国游,护照一定是至关重要,千万不能丢了。

你能想象,因为丢了护照,在机场住了18年的情形么?

这个不是假设,今天要说的就是伊朗的一个男人传奇经历,他曾经被困在法国戴高乐机场,而且一困就是18年

他叫梅安·卡里米·纳瑟里,他是一个来自伊朗的难民。

从1988年8月到2006年7月,这18年间他一直住在巴黎的戴高乐机场的1号航站楼。

1988年,他在巴黎乘坐飞机到伦敦,结果因为他的护照以及其他证明身份的文件全都丢了,他不允许进入英国后被遣返回法国巴黎,但又因为同样原因,他又不允许走出机场,进入法国。

从那刻开始,他无处可去,只能在戴高乐机场待着,他成为了一个没有国家的人。

精英出身的他,却沦为难民

纳瑟里于1942年出生在伊朗一个石油生产区。他是一名英伊混血儿,他的母亲是一名护士,来自苏格拉,而他的父亲是一名伊朗医生,为石油公司工作。

1973年,他搬到英国,在英国名校布拉德福大学研究政治。有着名校毕业的头衔,加上到海外接受高等教育,他有着光明的前途,也是别人眼中的高材生。

但是很有个性的纳瑟里却选择走一条自己认为对的路。

当时伊朗的政治局势发生动荡,伊朗还是处于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作为伊朗国王统治下的巴列维王朝。

由于巴列维在1976年开展开明运动,引起了人民的不满,爆发了抗议运动。纳瑟里了解了抗议国王统治的运动后,他决定参加革命。

在英国期间,他作为学生参加了抗议活动和发布抗议的政治观点。

没想到,这个决定影响了他接下来的一生。

1977年,纳瑟里完成学业回到伊朗。精英出身的纳瑟里成了国王派的眼中钉,由于他的政治观点和抗议活动,他被囚禁施压。后来在1977年他被驱逐出伊朗并且被剥夺了伊朗国籍。

他向欧洲国家申请政治庇护,几经周折,在被几个欧洲主流国家连续拒绝4年后,在比利时的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办事处终于在1981年给予他正式的难民身份。

他的难民身份允许他在其中一个欧洲国家中申请成为公民。他声称因为自己的母亲是个英国人,所以在比利时居住几年后,1986年他决定搬到英国居住,然后两年后,他决定在英国定居下来。

虽然是难民,纳瑟里凭着自己的教育背景,在英国和法国之间从事学术研究。

然而这时,又一件不幸的事发生了。

在一次从巴黎回伦敦途中,他的行李箱被偷了。

他的行李箱当时装着他的护照以及其他可以证明他身份的法律文件。

虽然丢了护照,他还是凭着机票在巴黎戴高乐机场坐上飞机前往伦敦。他希望伦敦政府会听他的请求,并帮助他找到解决办法。

但是抵达伦敦希思罗机场之后,因为没有证件,他又被送回巴黎。结果他回到巴黎的机场时随即就被巴黎警察逮捕了,因为他没有任何的身份证明。

但是根据法国的法律,他又是合法抵达机场的,所以他被释放了,但由于没有护照以及其他的证明材料,他只能呆在戴高乐机场,不能入境,也不能出境。

在机场18年,他视机场如家

纳瑟里无奈下,只能一直呆在机场,索性就在机场长期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18年。

在这18年里,他视机场如家,每天早上五点半他就起来了,在大量旅客到来之前,他会去洗手间洗漱收拾干净。

纳瑟里每天的日常就是在机场上转悠,看看报纸,或者阅读被遗留在机场的书,打发时间。

他还坚持记录了自己在机场的生活,足足有1000页纸那么多。

不幸之中的大幸是,他得到机场的慷慨帮助。机场的大多数工作人员都对他不错,经常给他带来食物或者报纸。

当他饿了,可以用机场送给他的食物券到机场的餐厅吃饭,就连他的清洁用品都是机场赠送给他的旅行套装,包括牙刷,牙膏,剃须刀等。

即使这么多年生活在机场,他总是表现得非常得体,注意自己的个人卫生,不仅是早上很早起来刷牙洗脸,深夜的时候他会到男洗手间洗澡,然后拜托别人把他的脏衣服送到干洗店。

在机场日子久了之后,他成为机场的标志性人物,在这里的过往的游客都会给他打招呼,甚至会给他带来食物衣服和一些救助的钱,但是他都拒绝了,因为他称自己不是乞丐。

虽然他丢了国籍,但是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尊严。

时间长了,他跟机场的工作人员以及乘客都混熟了,他就像在机场工作了很久的员工,甚至还会给迷路的游客指路。

更有趣的是,他的妻子住在法国,而且每天都会去机场见他,两人十分恩爱。

因为纳瑟里的故事十分独特,吸引了众多国际记者从世界各地飞到巴黎机场采访他。媒体的宣传下,他有了更多关注。有些民众会给他写来鼓励的信,其中一名好心者写信给巴黎戴高乐机场,称:“请让他知道,我们希望他会有一个安全、舒适和幸福的未来。你的真挚的美国朋友” 信中还附加了100美元的汇票。

他的故事同样也吸引了法国的人权律师克里斯蒂安·布尔盖。从此,布尔盖成为他长期的律师。

布尔盖认为,如果能说服比利时给纳瑟里重发证明文件,那么纳瑟里可能重新获得了他的身份。但是比利时答应补发文件的前提是纳瑟里要亲自到比利时确认身份。

但问题就来了,他要坐飞机到比利时才能拿到证明材料,但是又因为没有证明材料而不能买机票坐飞机到比利时。

终于在布尔盖的努力下,在1999年,比利时政府同意通过邮件形式邮递了证明材料给纳瑟里,同时法国当局答应给他一个居留证。

但是这时候轮到纳瑟里不高兴了。他认为这些文件是假的。纳瑟里称,早在1981年,在伦敦希思罗机场,他就得到一份身份文件,上面的名字叫阿尔弗雷德·麦爵士,以及是英国国籍。而1999年比利时给他的这份文件上的名字是他最初的名字,梅安·卡里米·纳瑟里,而且列出他是伊朗人。

因此一气之下,他拒绝这份文件,继续逗留在机场,除非他能够成为英国人。而那个花了10年试图帮助他的律师布尔盖听到这个消息,几乎当初喷血窒息。

后来2003年布尔盖接受采访时称,也许纳瑟里疯了,长期生活在机场,他的心理被扭曲了。

最初的时候,他能够相当清醒地诉说着他的故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变得没有逻辑,所以他的故事不断发生变化。“一次纳瑟里说,他是瑞典人,但当我问他是如何从瑞典到伊朗的,他的回答是:潜水艇。”

传奇故事拍成电影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认为纳瑟里很穷,生活潦倒。可是他却不缺钱,虽然哪都去不了,但是他坚持把自己的故事写下来,在2004年出版了自己的自传。

而纳瑟里的故事也吸引了奥斯卡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注意。曾经导演过《侏罗纪公园》、《随辛德勒的名单》的他听到纳瑟里的故事之后,感到十分兴奋,他决定买下了纳瑟里的自传的版权,并且把这个故事改编成电影《幸福终点站》搬上银幕,而纳瑟里也获得了25万美元的版权费。

电影终将还是电影,《幸福终点站》里由汤姆克汉斯饰演的主角维克多只在机场呆了9个月,而纳瑟里却在机场里足足呆了18年。

《幸福终点站》剧照

虽然没能如愿成为英国居民,他因为成了电影原型而火了起来,在这些年他成为了戴乐高的地标,人们都争着给他拍照。

当然机场也特别照顾他,机场改造的时候几乎把所有红色长椅子都换了,唯独剩下他一直坐的那张。

而机场的工作人员和商户也把他当成一份子,甚至还为他举行“留下纳瑟里”的运动。

但是在2006年,因为身体不适,他被送到机场附近的医院就医,由法国红十字会负责照顾他,终于为他18年住在机场的历史划上句号。

在2007年,他住在机场附近的酒店里,经常在医院和酒店间来回往返。虽然最后他并不能飞回伦敦,但是他在法国获得了居住权。从2008年起,他一直住在巴黎郊区的一个慈善中心。

18年间,他每天看着窗外的飞机,载着无数人回到他们温暖的家,他终于获得自由,但是他却永远失去了家….

这样的人生经历,虽然独特,但也是无比心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