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逃离巴黎,这座城市真的容不下肉身吗?

0

巴黎,和世界上所有的大城市一样,这座城市的生活是如此极端化。

菌菌之前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分享,给大家推送过关于巴黎贫富差距的那些真相,复习戳:

巴黎贫富差距大如天堂vs地狱!亲身经历的留学汪含泪道出真相

那么,介于贫与富之间的那一群人,他们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呢?

这一群中间人士,有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代号:中产阶级。

提起中产阶级,大家对这个阶级的印象,大多停留在这几个方面:体面的工作、稳定的收入、圆满的家庭、假期的旅行。

中产阶级这种“有尊严”的生活,也成了挣扎在贫困线上的人们的人生追求。

然而,这个阶层的生活,真的就如此惬意吗?

近日,法国《世界报》的一篇文章,道出了巴黎中产生活中那些真实、切肤的不易。

文章说到,巴黎的中产阶级正在消失的道路上。

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如同生活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城市一样,很简单:住房!

巴黎这座城市充满了浪漫的文艺情调,但你真要能安稳地定居在这座城市,那真的是一场战斗。

37岁的Florence和他的伴侣Alban,为了定居巴黎奋斗了很多年之后,最终还是决定离开了。

这对夫妇是公关领域的独立工作者,每月收入好的时候,数额可达5000欧。

他们在巴黎9区住着一套月租1700欧,两室一厅的房子。

然而,这对夫妇原先住的房子的房东去世了,他们面临两个选择:要么花70万欧买下这套房,要么就得另谋居所。

而以他们的收入水平来说,那是远远不够的。

租房的话,他们的父母都是公务员退休,这并不足以成为他们的担保人。而且,由于年过七旬,这对于租房的房东来说甚至是一种劣势。

这对夫妇最终搬到了Montbard,一个人口只有5500人的勃艮第小城。

想必,这对夫妇内心的感受,就好像国内多年北漂上漂未果,最终卷铺盖回十八线小城的理想青年。

要知道,这对夫妇也算是中产。

根据法国全国统计及经济研究所 (INSEE)的数据显示,每月可支配收入在1350欧到2487欧之间的所有人士都可以算作中产。

而月入5000欧也住不起巴黎的Florence夫妇,只能哀叹一句:

作为中产的孩子,我在巴黎,无容身之所。

无独有偶,如Florence夫妇一般“逃离巴黎”的,还有Karine。

Karine是巴黎十四区的一名中学老师,2018年末搬家到94省。

她原来住的房子离她教书的地方只有两百米,2016年和她老公离婚之后,他们便决定卖掉这幢房子。

离婚后,所有茶米油盐的负担又到了一个人身上。

而且,Karine找房的过程也是相当艰难。月薪2800的她想要租一个两室一厅,1600欧的房子都屡遭拒绝。房地产经纪人的理由是,她的工资没有达到房租的三倍。

巴黎是住不下去了,但这日子还是要过的。

于是,她最终搬到了Villejuif。(有点像当年从老太家搬出来的菌菌……)

房租是便宜了,但周边的人却让她感觉不太自在。毕竟,从小巴黎搬到大巴黎,心里的落差还是难免的。

像Florence和Karine这样的“中产”,都难以避免地加入了“逃离巴黎”行列。巴黎这座城市,真的容不下肉身吗?

像教师、护士、自由职业者、小商贩以及小企业家,在巴黎真的那么难以找到容身之所吗?

这些不穷不富的中产阶级,在这个城市的权利何在?体面何在?

租个房吧,房租年年涨,2018年涨幅1.4%,而每换一个房客又会再涨2.9%。

买个房吧,房价年年涨,每年都以平均6.4%的涨幅步步高升。根据法国全国统计及经济研究所 (INSEE)的数据,到五月底,小巴黎平均房价9680欧;这一数据到7月估计要破万。

在巴黎,两级分化越来越严重,最富有的人,都住在那些“老房子”里;

贫穷的人则是住社会性住房。

对于这一现象,规划和规划研究所所长Martin Omhovère略带讽刺意味地表示:

“如果你是中产阶级的一份子,而且你已经成年,那你就应该赶紧去申请社会住房。社会住房一般都是一室一厅或是两室一厅,虽说并不能满足有孩子的夫妇的期待,但这却和中产的收入匹配。”

巴黎汇聚了法国很大一部分的富人,而对于很多中产来说,生活上却还是困难重重。

灵魂想要在此安放,肉身却一再被逼走,但还是不后悔住过巴黎!

来源:新欧洲 失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