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拍下空姐真实而普通的一面 闺房里她们这样

0

作为一名“空姐摄影师”,王淋的作品与飞行密不可分。空姐的身份同时赋予了她天上和地上的视角,造就了她的与众不同。但当她展现这一身份所牵连的刻板印象的另一面之后,等待她的是误解、争议,甚至是失去工作。
王淋出生于1973年,19岁时成为一名空姐。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是因为她在学校时遇到了一位毕业后当了空姐的学姐。她漂亮的外貌、得体的职业装,给她留下了有关空姐的特别美好的印象。充满悖论的是,十多年后,这个美好的形象会成为她长期缠斗的目标。
在1990年代,乘坐飞机出行在中国仍然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空姐的薪资水平较高,选拔空姐也有许多严格的要求。因此,空姐给人的印象是年轻貌美、优雅、仪表大方得体,高档消费。社会上也流传着空姐会嫁给乘坐飞机的成功男士的流言。即便飞机出行已越来越大众化,这一行业也随之去精英化,但这种刻板印象却在某种程度上延续了下来。

出于长久以来对于艺术的喜爱,王淋2000年辞职后去中央美术学院学习了两年摄影。之后,由于摄影获得的收入不够维生,王淋重新做回空姐。同时,她开始用照相机拍摄同事的工作和生活。
工作上的便利让她得以近距离拍摄同事们在机舱内的工作状态和地上的闲暇生活。前者或许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符合社会所想象的美丽与优雅;但后者却鲜为人知。
在她的照片里,可以看到空姐们拥挤和混乱的宿舍;她们蓬头垢面,懒散地穿着睡衣;她们吃着方便面,或是在廉价服装市场买衣服。总之,与刻板印象大相径庭。

王淋告诉Sixth Tone:“一般空姐的照片都是美的,航空公司都是挑最漂亮的给人拍。摄影师都是带着想象去拍。但我是其中一员,就想还原一个真实。” 但王淋当时并没有带着对抗刻板印象的企图,她只是将摄影作为和年轻同事之间沟通的手段和对其所在群体的日常的记录。

这些照片构成了她的第一个系列《云中郁金香》。她将空姐比喻为她最喜欢的花郁金香。她惊艳于空姐在天上的精致装扮和在地上穿着睡衣的样子和所形成的鲜明反差,以对比的形式创作了另一个系列《阳光/月色》。
天上和地下的对比视角是王淋所经常采用的。高空中看到的蓝天白云,低空中观察到的空气污染造成的灰蒙蒙天空,以及城市千篇一律的建筑,这一对比造就了她的另一系列《三万英尺》。

但很快,她就被剥夺了这一对比的视角。她所呈现的空姐的普通人形象给她带来了麻烦。2010年,有人盗用了《云中郁金香》中的照片,经过重新编排和解读,以《空姐日记及辛酸私密照不幸外泄》为题发布到网上。凌乱的宿舍、吃方便面、逛廉价服装店,在凄凉的背景音乐中,都成为了心酸的证据。

她所工作的航空公司以这些照片损害公司形象为由,终止了她的劳动合同。即便她上诉至法院,并最终获得了公司的赔偿,但最终还是失去了喜爱和赖以谋生的工作。
自己的照片被盗用和曲解,她并无不当,但公司竟然还开除她。王淋无法释怀。“刚开始不飞了,特别不习惯,总想着今天没穿制服,没化妆。晚上会做一些这样的梦,我又穿上制服了,但是看不见飞机了,或者飞机已经飞走了,我就特别焦虑。”
于是她把梦境带入到创作中。她拍摄了一些空旷荒凉的场景,再把自己穿制服的形象嵌入其中,来突出“流浪的郁金香”的主题。她以这组作品来自我疗伤。

但有关空姐生活的照片给她带来的困扰并未就此结束。2015年底,《阳光/月色》获得了一个摄影网站的奖项。2016年初,中国的知名网站腾讯将其推到了首页。
几天内,网民们留下了18000多条的评论,他们并不关心王淋所试图展示的刻板印象背后真实的空姐生活,他们在乎的是空姐漂亮与否。
绝大多数的留言都是侮辱、攻击或者挑逗性的:对于图中漂亮的空姐表示要据为己有,对于长相一般的就是各种贬低嘲笑。
“我自己也是女人,当然不希望被别人说我丑或者身材不好,我就觉得像一根针在扎你,让我感同身受。”王淋对此忿忿不平,这些女性被网络的语言暴力所“吞噬”。
王淋承认以貌取人仍是普遍性的情况,她无法忍受的是网民们因为匿名状态,就对他人的容貌发表肆无忌惮的极端评论,而没有基本的尊重。她选择用装置艺术进行反抗。她将18000多条留言截屏、打印、逐条用大头针刺入照片中的空姐,直至人物完全被留言刺满、覆盖。

尽管她的作品和社会的刻板印象之间产生了强烈的张力,但王淋本身并非一个热切的对抗者,她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是个女性主义者。“可能这和我自己的性格有关,(业界的评论)也说我拍的画面不够很。我的性格里缺少这个狠劲,也不会主动去挑战什么。”
即便如此,她所拍摄下的有关空姐的真实和普通,确实在消解着这个男权社会对女性(空姐)的统治和消费。
精英男性乘客喜好漂亮的空姐,航空公司维护空姐的美好形象,网民对空姐的外貌进行苛求。没有对抗意识的王淋却屡屡被裹挟进了纷争,一次次的冲突让她反抗的愿望觉醒。
最新的例子是她愈发不能忍受在男性摄影师占绝对多数的采风活动中被符号化为“美女”。“他们可能也是好意,总是不叫我的名字,叫我美女。……我背的摄影包和你们男的一样重,走的路一样多,交的作品一样多,不比你们少任何东西,为什么就叫我美女美女的啊。”
王淋的经历反映了当代中国许多女性的觉醒:在与男权社会的不断冲突中,焕发女性的主体意识,打破刻板印象,争取自己的权利。

来源:澎湃新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