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比基尼的背后,竟是美国惨无人道的实验…

0

在太平洋接近赤道的位置上,有一连串珍珠一样的岛屿,马绍尔群岛。而其中有一座岛礁,就叫做比基尼。

这里远离大陆,没有河流携带的泥沙,所以海水清澈无比。

马绍尔群岛的比基尼环礁

(图源:Kyoto Historic Monument)

这里地处热带,植被茂密,遍地都是椰子、香蕉等作物。只要乘着小船出海几里,就能捕到鲜美的大鱼。

(图源:indies trader)

马绍尔人的祖先们在4000年前乘坐简陋的竹筏来到了这些富庶的岛屿上,他们在这里繁衍生息,过着与世无争的和平的生活。

(图:马绍尔人身穿民族服饰)

直到1520年,这里被欧洲的探险者“发现”。从那以后,马绍尔群岛就被一批接着一批的殖民者统治。

最早是西班牙人(1592年),然后是德国人(1885年),再然后是日本人(一战时期)。

(图:1944年美军在马绍尔群岛与日军激战)

最后在1945年,美国人从日本人手里夺下这片土地。他们在联合国宣布,美国将会代替国际社会对马绍尔进行托管,保障马绍尔人的生活和健康。并在适当的时候,把独立权交还给马绍尔人。

在那时,马绍尔人都觉得,自己被异族占领的历史,可能马上要结束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美国政府秘密计划在马绍尔群岛做的事情,将会比先前所有殖民者所做的恶都强上千万倍…

1946年,二战刚刚结束。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的两颗原子弹震惊了世界。然而从后世的眼光看,这两颗早期核弹在技术和破坏性上都非常原始。美国军方急切想要加大对这种武器的开发和改进。战后,一系列新式的核武器被开发了出来。

(图:广岛核爆)

既然造了核武器,那么就一定要试验。在核辐射的危害逐渐为人所知的情况下,在本国进行露天的大当量核试验已经不太合适。国防部急切地想找一个可以让他们大展拳脚、无所顾忌地测验核武器的地方。

马绍尔群岛就成了这样一个完美的地点:地处国外不污染本国环境,位于太平洋正中不会造成严重人员伤害。

(图:马绍尔群岛五十年代)

至于当地居民,他们在美国人眼里实在太没有存在感了。尽管美国在联合国上做出过保护马绍尔群岛的承诺,但面对当时世界的第一强国,又有谁敢于质疑美国任意处置这一小片土地和人民的行为呢?

核试验场所被定在了马绍尔群岛的比基尼环礁。后来有个法国设计师用了比基尼的名字来命名自己设计的泳衣,意在希望自己的产品能像核弹一样引爆市场。

(图源:Mirror)

在核试验前,美军要疏散比基尼岛上的居民。

一名美军士兵告诉比基尼的酋长,他们恳请居民们暂时离开比基尼岛,来帮助美国进行核试验

“我们想把这种破坏性的能量用作和平用途,去造福全人类。而这次测试就是第一步”

酋长被美军“造福全人类”的说辞打动,表示愿意率领族人暂时离开家乡。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一走就是永远。他们的土地被永远从他们手中夺去了。

核试验一共进行了12年。在12年间,一共有66枚原子弹和氢弹在比基尼环礁以及附近的Enewetak环礁爆炸。这些原子弹的当量都远大于广岛,有学者计算说,在这十二年间马绍尔群岛受到的核打击,相当于每天都要遭受两颗美军投放在广岛的原子弹。

(图:十字路口行动)

(图:美军把动物放在核武器实验场,

查看核武器对动物的影响)

从1952年起,美军新型研制成功了氢弹,一种比原子弹威力更加巨大的热核武器。这种武器的首次亮相也正是在马绍尔群岛。

狂轰滥炸后,至今你都能在卫星地图上看到一个个陨石坑一样的爆炸点。

1954年3月1日,美国有史以来威力最大的核武器,城堡Bravo在比基尼被引爆。

几十公里外的Rongelap岛礁上的居民门都直接目睹了这起爆炸。

“炸弹爆炸的时候是早晨,我们还都在睡觉。突然之间听到了一声巨响。爆炸之后,天空五彩斑斓,还有一个巨大的彩虹”

那场景,就和世界末日一样不真实。

(图:城堡Bravo氢弹)

随之而来的,就是飘向Rongelap的大量放射性尘埃。当天所有人都出现了辐射病:头晕、恶心、呕吐、脱发…

比基尼岛礁上的辐射扩散到Rongelap

(图源:美军宣传片)

几天之后,美军才发现,Rongelap已经成为了全世界放射性最高的一个地区。姗姗来迟的军舰把Rongelap的居民全部接上,送到了更远的岛屿上。他们和比基尼的原住民一样,成为了核难民。

但对于美军来说,这一切并不是灾难,反倒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根据后来解封的资料,美国政府早就制定了研究核辐射对人体伤害的项目。而这些马绍尔人,就是最好的实验对象。

于是,很多马绍尔人被美军带回到了纽约、波士顿、和费城,接受各种实验室仪器的检测。

(图:马绍尔人在费城接受观察)

他们之中很多都已经患有辐射引起的癌症。但美国的研究人员却对这些消息守口如瓶。他们要做的不是治疗,只是观察。

在做完一系列观察后,美国政府想要进行进一步的实验:他们想知道人如果长时间在辐射环境下生活,会对健康产生什么影响。

于是在1968年,城堡Bravo实验过去仅仅14年后,约翰逊总统宣布:之前被疏散的Rongelap岛的辐射已经下降到很低的范围。马绍尔人可以回家了。

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所有背井离乡的人都欢呼雀跃。他们登上了美军的军舰,向着阔别10年的家乡进发。

而和他们一起前往Rongelap的,是美军的观测人员。

在其后的几年里,岛上的马绍尔人都经历了噩梦一样的生活。由无数放射性尘埃造成的辐射,像子弹一样击穿了人们的身体,破坏身体内细胞和DNA的组成。

每时每刻,马绍尔人都在受到伤害。

1983年,马绍尔女孩儿Darlene Keju在一次大会上首次控诉了核辐射给马绍尔人造成的痛苦:

(图源:Youtube)

“我们有成百上千的孕妇经历了难产,我们得了白血病、甲状腺癌。孩子生下来是死胎。

我刚刚从马绍尔回来。那里的同胞告诉我,我们还有“水母宝宝”。

这些宝宝生出来后,完全看不出人型。把他们放在桌子上,能看到他们一上一下地起伏。这是他们在呼吸。

这就是我们生的孩子。

我们把这些孩子拿给美国人看,他们都不敢正视一眼。”

几年以后,Darlene Keju自己也会因为癌症去世。

(图:Darlene Keju的支持者:如果核弹是安全的,请在东京引爆,在巴黎实验,在华盛顿储存,但不要把核弹送到我的家乡。)

而为了获取更多实验数据,美军甚至会强迫岛上居民食用被辐射污染的食物。

马绍尔群岛共和国的外交部长做出这样的指控:

“美国政府文件很明显地证明了,美国科学家在利用我们进行人体核辐射实验。有些被强行注射或被迫饮用带有核辐射的液体。

除此之外,美国政府还强迫人们去仍然有强烈辐射的地区居住,来考察人体是如何从环境和食物中吸收辐射的…”

美国核能部门的官员曾经说过:

Rongelab是有史以来核污染最严重的地区。

如果我们可以观察人类是如何在那里生活的话,这将非常有意思。

注:这里可能不少读者会产生疑惑:那么岛上的美国科学家和士兵会不会受到辐射呢?核辐射对人体的影响主要是看累积量。虽然Rongelap的辐射度很高,但一个人如果只在那里待一天,对健康的影响也是有限的。所以那些轮流在岛上进行短期工作的美军人员受到辐射的伤害较少。真正受到伤害的是几年不离开岛屿的那些居民。

1985年,无数马绍尔人在国际上的呼救终于得到了回应。

绿色和平组织进行了“逃亡计划”,用小船把岛上的居民送到了180公里外更安全的岛屿。

为了自己的健康,更是为了族人未来的孩子,他们离开了自己世代生活的岛屿。

1979年,马绍尔共和国独立,但它依然处在美国的“自由联合协定”之下,由美国控制马绍尔的外交和国防。

曾经的那些核难民,至今都生活在首都马朱罗的贫民窟内。

(图源:beyond nuclear)

他们没有土地,没有资产,漂泊在不属于自己城市。

在马朱罗,有很多美国政府援建的医疗站。居民可以去这些医疗站免费检查自己身体的辐射程度。

美国国会曾经通过协议,对马绍尔群岛进行一部分补偿。但随后却因为“资金问题”一直拖欠。

而与此同时,美军在马绍尔群岛的武器试验,则一直没有停止。

核试验是结束了,但在过去几年里,马绍尔成为了美军洲际导弹的靶场。

(图源:wikipedia)

从夏威夷、阿拉斯加、或加利福尼亚基地发射的导弹,会穿过太平洋,落到马绍尔群岛的 Kwajalein岛礁。

马绍尔群岛,依然每天遭受着无止境的轰炸。和当初不同的,只是十多年后,科技强大的美军可以从自家直接发射导弹到马绍尔。

美军在马绍尔还有一个很大的导弹基地。这里就像是租界一样被围了起来,在内部除了武器设施外,有各种供士兵和家属休闲用的泳池、高尔夫球场、购物中心。生活在这里,就真的像是在天堂一样。

(图:Kwajalein上的美军基地)

而马绍尔人,则生活在在旁边的Ebeye岛上。每天坐着小船到美军基地干服务员、保洁、佣人的工作。到了晚上又再坐小船回来。

(图:Ebeye)

(图:Ebeye居民遥望美军基地)

其中有很多,都是比基尼和Rongelap人的后裔。

他们的家乡被美军炸成了地狱,他们的岛屿被美军据为己有。而他们能做的,就只能在灭罪仇人打高尔夫的时候,帮他们去捡落在场外的小白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