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大选:“两雄”变“五大”

0

西班牙议会选举 “两雄”变“五大”

沈敏

西班牙定于28日举行议会选举,选前民意调查显示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能够获得单独组阁所需要的半数以上议席。

主要党派首相候选人当地时间22日晚、23日晚举行两场电视辩论。与过去30多年“两雄相争”局面不同,这次选举出现包括一个新兴极右翼党派在内“五大”政党并立现象。

【桑切斯遭围攻】

选前民调显示,现任执政党工人社会党胜出几率最大,总书记、现任首相佩德罗·桑切斯有望连任,前提是他在其他党派阵营中找到足够多的盟友。

桑切斯现年47岁,在2016年党内选举中失去总书记职位,两年后东山再起,集结在野党把时任人民党主席、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弹劾下台,去年6月接任首相。

他就任后面临的最大执政危机是西班牙最富裕地区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独立”风波。在22日第一场四方电视辩论中,竞选对手抓住这一“把柄”,集中“火力”攻击桑切斯。

人民党领导人巴勃罗·卡萨多和公民党党首阿尔韦特·里韦拉抨击桑切斯政府试图与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分离势力谈判是“出卖”西班牙之举,指认他拉拢议会中的分离派议员,为弹劾拉霍伊政府争取支持。

桑切斯说他“受够了散播了10个月的这些谎言”,强调他从来没有、绝对不会同意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以公民投票方式决定是否“独立”;但他坚持“对话”是唯一避免重蹈覆辙的途径。

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不顾宪法法院裁定,2017年10月1日举行“独立”公投。西班牙政府认定公投非法,解散自治区政府和议会,指认自治区前主席卡莱斯·普伊格德蒙特等推进公投的官员犯下“叛乱罪”。

【左右各有所求】

桑切斯领导的少数派政府今年2月提出的2019财政年度预算案遭议会否决,桑切斯随后决定提前举行议会选举,众议院全部350席和参议院266个席位中的208席将由选民投票产生,其他参议院席位由各自治区议会任命。

受邀参加电视辩论的代表出自四个政党:中左翼的工社党,传统右翼阵营的人民党和公民党,极左翼的“我们能”党。

工社党1879年创建,是西班牙最老牌政党。上世纪70年代后期,西班牙弗朗西斯科·佛朗哥政权终结、确立议会君主制,工社党自80年代初开始长期执政,直至人民党1996年首次胜选执政。两大政党随后20多年分庭抗礼、轮流执政,但两党主流地位近几年受到民粹主义风潮冲击。

人民党去年陷入高层腐败丑闻,首相拉霍伊遭弹劾下台。民调显示,它在这次选举中会是最大输家,可能损失现有130多议席中半数。现任主席卡萨多38岁,原是律师,接替拉霍伊领导人民党不到一年,试图以更保守、强硬的政策立场夺回转向“呼声”运动的右翼选民,反对堕胎和安乐死,维护君主制度和传统天主教家庭观。

“我们能”党2014年创建,创始人巴勃罗·伊格莱西亚斯40岁,学者出身。这个党派靠反对财政紧缩政策立足,2016年议会选举中得票率接近工社党,在本届议会中支持桑切斯的少数派政府。受到党内意见分歧影响,民调显示伊格莱西亚斯在选民中“人气”渐弱。工社党如果获得组阁权,可能再次与它结盟。

缺席辩论、却难以忽视的第五个政党是“呼声”运动。选举委员会以它在议会中不占席位为由,不让它的党首圣地亚哥·阿瓦斯卡尔参与电视辩论,但它在传统媒体以外的舆论场力量不容小觑。

【极右翼吸“眼球”】

如无意外,“呼声”运动将成为今年选举的一匹“黑马”。这一政党2013年底由部分脱离人民党的极端右翼人士创建,反对促进两性平等的法案,反对西班牙自治区扩大自治权。

现任党首阿瓦斯卡尔在竞选中的表现吸引不少“眼球”,竞选口号是“让西班牙再现伟大”;鞭挞主流媒体,擅用“推特”等社交媒体与选民交流;主张严控外来移民,提议为阻挡偷渡客而围绕位于摩洛哥北部地中海沿岸的西班牙“飞地”休达和梅利利亚修筑“隔离墙”,而且要让摩洛哥支付“筑墙费”。他在2017年一次电视采访中公然自称“支持歧视(政策)”。

阿瓦斯卡尔当选首相的可能性不大,但“呼声”运动去年在地方选举中异军突起,一举夺得安达卢西亚自治区议会12个席位,与人民党、公民党联手把工社党拉下在这个南部大区的执政党地位。根据西班牙政治制度,“呼声”运动将自动在参议院获得一席。

无论选举结果如何,“呼声”运动将成为1978年宪法确立议会民主制政体以来第一个进入全国议会的极右翼政党;无论哪一家赢得议会选举,下一任执政党不得不考虑与“呼声”运动在议会中合作的可能性。

桑切斯承认,选情难以预估。“我以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会赢,他赢了。我以为英国‘脱欧’不会发生,它发生了。我以为在安达卢西亚,人民党、公民党和极右翼(“呼声”运动)不可能达成一致,他们做到了。”(完)(新华社专特稿)

来源:新华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