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明将至,家却在远方,万里之外我想对你说

0

 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

  当我思念时你正入眠

  戴的手表是你的时间

  回想着你疼爱我的脸

  春节,对于海外游子来说是一个略显尴尬的节日,没有假期不说,没准还要在各自岗位上加班加点,很多人已不知多少年没能跟家人一起过年了。

  又是一个回不了家的春节,此时此刻,在全球各地的他们有些话想说给家人听……

  1

  “我很爱他们”@南极冰盖

  “我叫王焘,现在是在南极冰盖,离祖国12600公里,目前已经离家近500天了。”

  1月16日,中国第35次南极科考队昆仑队队员来到海拔4093米的南极冰盖最高点冰穹A,在南极冰盖之巅换上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

  冰穹A是南极冰盖最高点,也是科学研究的制高点。1997年,中国科考队首次向冰穹A进发。2005年,中国科考队在人类历史上首次通过地面到达冰穹A,将五星红旗插上南极冰盖之巅。2009年,科考队在冰穹A西南7.3公里处建成中国首个南极内陆考察站——昆仑站。

  “我们将在南极冰盖迎接春节的到来,目前我们已经顺利完成南极冰盖最高点南极昆仑站的各项科考任务,正在返回中山站途中。”王焘告诉记者。

  南极冰盖高原高寒缺氧,沿途最低气温均低于零下30摄氏度,科考队半数队员鼻子、脸部等处被冻伤,雪地车早晨出发时因气温过低发动困难更是家常便饭。

  在南极冰盖,通讯是个大问题,科考队员平时只能通过卫星电话偶尔与家人联系,家人担心着自己是否平安,自己也同样担心着家人是否健康。

  新年来临之际,王焘跟家人说了几句心里话:“希望自己今后可以更多地学习,更充实地生活。能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自己也非常想念家人,想对他们说希望他们能永远平安快乐。我很爱他们!”

  2

  “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坦桑尼亚

  达累斯萨拉姆在斯瓦希里语意为“平安之港”,曾经是坦桑尼亚首都,距离中国约一万公里。

  过去50年,有一个特殊群体长期驻扎在这里,他们是来自中国的医务工作者。

  第25批援坦医疗队队员赵立健来自山东省立医院小儿心脏科,已经来坦半年多时间,目前在基奎特心脏病研究所工作。

  赵立健说,刚来时遇到不少困难,比如语言沟通、生活习惯,一些工作开展也并不顺利。

  这半年他的工作主要是解决器材缺乏的问题。赵立健帮助研究所订购了一批心脏病介入的器材,上星期刚刚运抵坦桑尼亚。

  赵立健说:“我们计划在春节期间办一个研讨会,准备做一些手术,然后想带领当地开展先行病介入手术。”

  假期对于医务工作者来说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更何况身在万里之外的非洲。赵立健说,想借此机会让家人知道,他在这里一切都好,还想给家人、朋友还有祖国人民拜个年,祝大家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半个世纪以来,有超过600名像赵立健一样的中国医生先后来到坦桑尼亚,为当地医院提供医疗援助。在生死攸关的急诊病房,在惊心动魄的救灾现场,都少不了中国医生忙碌的身影。

  授人以鱼,更要授人以渔。中国不仅向非洲国家派遣医疗队,援建医院、诊所,赠送人道主义救援物资,还为非洲培养了大量的医生、护士、公共卫生专家和管理人员,在那里留下一支支“不走的医疗队”。

  3

  “想把我唱给你听“@英国剑桥

  在一万多公里之外的英国,17万多中国留学生离开父母背上行囊,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国度,学着独立、学着坚强。

  春节往往是英国学生春季学期的开始。今年,十多名来自剑桥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用一首原创歌曲《听家乡的歌》表达自己对祖国和家人的深深思念。

  这首歌的作曲者谷畅是一名大三学生,他说,“每次在剑桥过春节,欢声笑语背后,心里其实都有很多感触。或许每个身在海外不能回家过年的游子,这个时候心中都会有一种共同的、深沉的情感。我想,如果我也能写一首歌,能够打动和我一样在海外过年的中国人,能够给他们感动或力量,这将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

  今年受剑桥学联春节晚会导演组邀请,他创作了这首温暖、充满正能量的旋律,希望表达乐观、希望和祝愿。

  “我希望远在国内的亲人朋友一切安好,希望我们自己能不惧未来,勇往直前,更希望我们的祖国能国泰民安、繁荣昌盛。我把这些祝福和心愿都写进了歌里。”他说。

  为这首歌作词的留学生郭大为已经在剑桥留学6年,目前在剑桥读药理学博士。他告诉记者,每年春节前后正好是学业繁重而忙碌的阶段,但无论多忙,中国留学生都会想办法营造出一些年的味道。

  “这次为2019年春节写歌,也是想为在剑桥生活和学习的中国人留下一些美好印象,希望听到这首歌的人可以在异乡过年时,体会到一丝家的温暖。”

  “今年祖国即将迎来70年华诞,在这个特殊年份的春节,我们祝愿祖国在新的一年里更加强大和美好,同时也希望我们在各自的学习领域获得突破,未来能以一技之长为中国发展助力。”郭大为说。

  离家时

  父母说:“好好干,别给祖国丢人!”

  妻子说:“家里有我,你放心。”

  丈夫说:“按时吃饭,照顾好自己。”

  孩子说:“爸爸(妈妈)要快快回来!”

  转眼一年过去,纵使心里对故乡千般挂念,却也不得不坚守住自己的岗位,扛住那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回首一年来有苦有乐的漂泊岁月,再低头看一眼手机中父母妻儿灿烂的笑容,为了家和未来,再辛苦都值了!

来源:新华国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