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了10位美国朋友,终于知道普通人改变命运的秘密

0

文 |薇安

来源 | 薇安说( viannhe6)

8月我去了一趟美国。记忆中不知道去过多少次美国了,有时是学习或公干,有时是旅游。每次都是匆匆去匆匆回,很少有机会和当地人深度接触。

但这一次不同,虽然是带儿子去美国旅游,但是我去了不同的城市,见到了居住在当地的十多位朋友和亲戚。

在和他们进行了深度交流后,我发现了他们改变命运的共性。

朋友Kent在洛杉矶定居。

很久没见了,既然来到洛杉矶,当然要去见一面。恰逢他搬新家,他的一些国内高中校友也过来相聚,家里一时热闹非凡。

Kent曾经就读的高中,在汕头是首屈一指的中学,输送了很多人才去985、211大学,他在美国的高中校友也有近百名。

在他家聚会时,我认识了他的几位学弟学妹,他们全部都是留美博士,而且都是在国内本科毕业,考到美国某大学读博士。

小D是一位博士后,来美国已经5年了。他知道我们来自广州,很高兴地对我们说,以后有机会在广州见面,因为他被广州一所知名大学聘请为大学教授,很快就要回国任职。

听到这个消息,除了替他开心以外,我感到很震惊。因为在我记忆里,通常大学老师被评为正教授,都要熬资历,多数人到40岁还不一定能评到。而小D今年只有29岁!

学校为了吸引人才,不但给他正教授职称,还提供非常丰厚的房补车补。

小D告诉我,如果在国内大学教书读博士,的确需要从副教授、教授按部就班来。但是国外留学生不一样,如果没有极具吸引力的条件,是无法招募到优秀人才回国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高铁和绿皮车的区别。搭高铁,从广州去上海只要8小时,而绿皮车得多一倍的时间。

同样的起点到终点,从美国读博回国发展就比普通人要快了5-10年。

小C是Kent的另一位学弟,他此行是来告别的。不过他不是回国,而是从洛杉矶搬去旧金山。

小C在美国读博期间,太太过来陪读,在当地顺利找到了工作,于是扎根了下来。太太在国内从事的是市场营销工作,在美国发展得不错,最近成功地被谷歌高薪聘请,于是去了旧金山工作。

小C和太太有个2岁孩子。旧金山到洛杉矶开车要6个小时,太太工作繁忙,不可能经常回来。

正在我担忧他们两地分居怎么办的时候,小C轻描淡写地说,我已经把房子卖掉了,过两周就举家搬到湾区(旧金山)。

这就是典型的美国式生活,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从来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

我问小C找到工作没有,他说,找到了一份在家办公的工作,这样他也可以方便带孩子。

像小C这样从事科技类的博士生,在美国是不愁就业的。他们可选的范围很多,既可以去高科技公司上班,也可以在家soho,或者创业,如同硅谷无数家创业公司一样。

同行的还有几位非常年轻的博士,其中一位来美国2年,还在就读中。他叫小A,是一个非常腼腆,一说话就脸红的男孩子。

他读的专业是神经学科类,用他的说法,这是一门学术很强的学科,未来就业也主要在大学或者科学研究方面。

但是小A并不担心就业问题,他很喜欢这个专业,这就是他的兴趣所在。美国有很强的科研学术土壤,小A可以专心地从事他的学习和研究。

和这些博士生交流,最大的感受就是教育改变命运。他们在国内是普通的大学本科生,来美国读博士后,在某一个领域学有所成,找到一份工作,然后从容自信的生活。

没有人谈买了多大的房子,赚了多少钱,大家讨论的都是学术方面的见解,以及工作和生活的看法。

这种感觉更多是来自精神上的富足。

我的叔叔在美国定居了30年。

他在台湾出生长大,本科毕业后,他考到了美国加州理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之后留在了美国。他一直在微软工作,是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

叔叔有一儿一女。

他的儿子Alex毕业于斯坦福大学金融学硕士,女儿Aileen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耶鲁大学,去年刚刚毕业。毕业后她成功申请了奖学金,去日本游学了一年,今年6月份才去纽约彭博社上班。

我问叔叔,Aileen毕业后去日本游学,不担心找工作问题吗?

叔叔说,像Aileen这样耶鲁大学毕业的学生,是很多企业争抢的对象。她一毕业手上就拿了很多大企业的offer, 她是可以挑选工作的。

美国是一个非常注重教育的国家。

Alex一毕业去证券交易所就职,年薪就高达20几万美金。而Aileen也很好,第一份工作就有10几万美金的年薪。

这足以说明,高等教育在美国就业的重要性。

美国人非常注重大学的人脉圈。

Aileen就读的耶鲁大学是世界一流的高等学府,除了聚集了全世界最优秀的学生之外,很多权贵阶层的孩子也在这里就读。

比如某国王的女儿,某国首富的儿子,或者某政要的孩子。

像耶鲁这类的顶级学府,每年都有少量名额预留给各国权贵阶层。在这里就读的学生,要么有权势,要么有钱,要么有才。

所以美国的精英社会,就是由权贵和人才组成。

而毕业于顶级高等学府的莘莘学子,就等于跨进精英阶层的第一步。

叔叔说了一句话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对于普通人来说,考进顶级大学,是人生少有的一次和权贵阶层建立人脉的机会。

是啊,社会本来就有阶层之分,不同阶层的人几乎没有交集圈。最有机会产生交集的机会就是大学时期,同学关系往往是最牢固的。

Aileen的朋友几乎全部都是耶鲁校友和哈佛的一些朋友。谁也不知道这些人脉和关系,对未来的发展会起到什么作用。但是这些都是人生最为珍贵的财富,一旦需要的时候,就会产生巨大的价值。

美国崇尚精英阶层,而精英无一例外都是高学历人士。

同样,美国社会也很现实。虽然美国也提供一些基础社会保障给低收入人群,但如果不学习或者没有一技之长,生活一样陷入窘迫。

去Kent家拜访的时候,他们刚搬新家。Kent的太太对我说,美国搬家公司很贵,于是她找了一个华人的搬家公司,花了几百美金就搞定了。

后来我问当地另一位朋友,为什么华人搬家公司会便宜这么多呢?

朋友告诉我,不是华人搬家公司便宜,而是那些不会说英文,没有学历的人收费便宜。因为不会说英文,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被雇主压低工资。

朋友说,她的亲戚来美国20年,至今不会说英文,只能去餐厅做后厨,从早做到晚,一个月收入只有1000多美金。嫌收入低也没办法,因为找不到其他工作。

和美国的亲戚朋友们深度交流后,我深刻感受到美国对高等教育的重视度。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可以在科技和创新上,遥遥领先全世界的原因。

正是因为全社会重视,才给了更多普通人改变命运的机会。

其实在中国也一样,读书仍然是大多数普通人,实现阶层突破的重要途径。这是一条全世界通行,自古以来就验证成功的路。

马车再努力,也跑不赢汽车。想更大限度地自我增值,唯有学习。这是最低成本也是最有效的方法,没有之一。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