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亲历巴黎暴乱 法国形象全毁 马克龙仍强硬(组图)

0

原标题:第一财经记者亲历巴黎暴乱,司机:法国“形象全毁”

当地时间12月1日,巴黎再次爆发抗议活动,示威者袭击了安全部队,不但打砸商店,纵火焚烧银行、汽车还试图破坏凯旋门。巴黎警方表示,有100多人在冲突中受伤,其中包括16名警察,同时还有250多名示威者被捕。

1日是周六,本来是一周当中商家生意最繁忙的一天,因此大部分巴黎商店都没有为统一身着黄色荧光背心的“不速之客”做足准备,不少大型商场门口被这群“黄衫军”(Gilets Jaunes)占领。为了安全起见,包括奥斯曼大道上的老佛爷、巴黎春天,以及塞纳河左岸的乐蓬马歇(Le Bon Marche)、路易威登都选择了提前打烊,关门谢客,对商店生意带来的负面影响难以估量。

老佛爷巴黎春天提前关门

12月的巴黎四处洋溢着圣诞的祥和气氛,巴黎圣母院前的圣诞树为迎接全世界游客的到来做足了准备,商家们早早地布置好了节日橱窗,期待在一年最后一个月里为营业额锦上添花。

然而,不满高税收、高油价的“黄衫军”自11月17日连续多次的游行示威,打破了圣诞节临近的节日祥和气氛,巴黎市中心的众多知名地标成了示威者最活跃的地方。原本整洁干净的街道如今到处都是他们“扫荡”之后留下的痕迹:破碎的玻璃橱窗、被掀翻的窨井盖、遭到拆除的路障,甚至是栽倒在地上的路灯。

11月30日晚上,位于乔治五世大道上的爱马仕皮革总店门口贴出告示称,周六“因特殊情况停业一天”。在乔治五世大道和香榭丽舍大街交界处的宝格丽门店,第一财经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在紧张地将防护木板敲钉在玻璃橱窗外,以防止第二天“黄衫军”进行破坏。在凯卓(Kenzo)等门店外,也都筑起了牢固的防护墙。而香榭丽舍大街两边的餐厅正在拆除沿街的露天桌位,因为第二天这里将成为警察对抗示威者的“战场”。

1日六点刚过,巴黎最大的百货公司之一乐蓬马歇商店门口,工作人员正在向不断涌入的顾客大声地做解释:“非常抱歉,我们已经关门了。”这比正常关门时间要提前了一小时。在被第一财经记者问及关门原因时,一位女店员表示:“很显然巴黎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让我们有安全方面的担忧。”

在塞纳河对岸的奥斯曼大道上,深受中国游客喜爱的巴黎最著名的百货公司老佛爷更是不到17点就开始疏散顾客。有撤离商场的顾客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商场里到处散发着一股火药的气味,十分难闻。”

此时,距离老佛爷仅一步之遥的巴黎春天百货已空无一人,其他商家也都早早地将橱窗帘子放下,闭门谢客。直升机在奥斯曼大道上方盘旋,四处都是警笛声、汽车喇叭声和人们愤怒的叫喊声,喧嚣的气氛令人不寒而栗。

在不远处的圣拉扎尔(Saint Lazare)火车站附近,示威者与警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目击者巴里提(Aude Bariety)称:“维和人员反复地呼叫,街边的行人奔跑着远离。”另一位目击者加瑞(Chritophe Carrez)表示:“巴黎商场弥漫着紧张气氛,门窗紧闭。”

甚至部分法国的古迹也遭到了示威者的破坏。在卢浮宫与杜乐丽花园之间,“黄衫军”推倒了一扇历史悠久的铁门,并砸到多名行人。而在象征战争胜利的巴黎凯旋门脚下,“黄衫军”与警方短兵相接,最后迫使警方对其使用催泪瓦斯,现场烟雾四起,一片混乱。

法国旅游业恐遭重创

“这是巴黎的耻辱,法国的形象全毁。他们简直是一群流氓。”65岁的出租车司机弗朗斯瓦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们一晚上掀翻了10多辆汽车,就在歌剧院附近,他们还把收藏家酒店(Hotel du Collectionneur)的玻璃砸了个稀巴烂。”收藏家酒店是巴黎最高级的五星级酒店之一。

法国米其林三星大厨萨沃伊(Guy Savoy)表达了对法国旅游业的担忧。他在最新接受法国RTL电台采访时表示:“当我看到这些人在香榭丽舍街实施暴力时,我深深地为法国的形象感到担忧,这对于短期和长期吸引游客都是不利的,特别是在全世界城市都在积极争夺游客的时候,巴黎目前所发生的,我几乎能够确定,会让我们失去很大一部分游客。”

巴黎一直给游客以浪漫和文化的象征。不过上周六,包括路易威登艺术馆在内的一些博物馆在当天一早便接到警局通知,因安全起见,要求将所有参观者清场,这让大量慕名而来的参观者十分失望。

初次来巴黎旅游的何小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前她对巴黎的印象一直不错,觉得巴黎是浪漫之都,也是最向往的旅游胜地之一,“但来了之后自己所看到和经历的一切,简直难以想象。”何小姐如是说。

何小姐称,上周六晚8点左右,她从圣日耳曼大道坐地铁回酒店,在经过查特莱(Chatlet)转乘时,她发现所有的地铁到了这站就停运了。在向地铁工作人员询问后,何小姐得知,“黄衫军”的抗议活动仍在进行,所有香榭丽舍大街沿线的地铁都已停运,工作人员告诉她只能打出租车回去。

“查特莱离我的酒店还有5公里远,路上根本没有空的出租车,走路要一个多小时,出租车预订电话的接线员告诉我,目前附近无车可用,要等到晚上11点以后。”何小姐至今想起来都有点后怕,“我当时一个人,在路上走感到非常害怕,我想这是我所经历的旅程中感到最无助的一次。”

巴黎人雅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人们以抗议的形式表达不满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们选择了如此愚蠢的方式来泄愤是非常不幸的。不但与事无补,而且还起到了反作用。”雅安认为,“黄衫军”更聪明的做法是以和平的方式向政府表达诉求,而不应去玷污那些象征巴黎美好形象的地标,比如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街。

远在阿根廷的马克龙坐立难安

巴黎街头的紧张局势也牵绊着正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席G20首脑峰会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地时间上周六,马克龙在阿根廷发表讲话称:“我接受不同的意见,也愿意倾听反对的声音,但是我坚决不能容忍暴力行径。”

这是马克龙上任以来所面临的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破坏力最大的一次全国性的示威抗议,“黄衫军”的不妥协态度令这位年轻的法国总统如坐针毡,但仍没找到解决的办法。

“马克龙政府提高油价的初衷是为了推行清洁能源,但是现在看来,充满硝烟和血腥的巴黎与清洁的形象一点都不符合。”法国创业者西尔维(Sylvie)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的政府看起来有些焦头烂额了。”上周,法国经济、财政部长布勒梅尔(Bruno LeMaire)表示,持续的不稳局势将影响法国经济。

在法国戴高乐机场工作的30岁的巴斯蒂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政府没有倾听底层人民的声音,是导致人们反抗的原因。他说道:“那些卡车司机一个月的工资就一千多欧,还要养家糊口,油价上涨的后果还要他们来承担,这会让很多人无路可走。”巴斯蒂安表示。

巴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严重的暴乱,甚至超过了1968年的五月风暴,政府必须采取行动制止这一切。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