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归国的年轻人:“今非昔比” 含金量下降(组图)

0

11月13日报道,留学热潮由来已久,但海归境遇却今非昔比。2017年就有将近50万名的海归,惊人的数量必然带来整体含金量的下降,他们失去的是曾经无往不利的胜券,面临更多的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10月27日,北京,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主办的“2018秋季留学英才招聘会”吸引了4300多名海归留学生应聘,求职者拿着简历在会场外排起了长队。面对残酷的就业环境,海归们同样感受到很大的压力。来源:丁刚/视觉中国

10月27日,在“2018秋季留学英才招聘会”上,女生脱掉高跟鞋坐在会场边。现场也有很多提着行李箱专程从外地赶来的求职者。近年来,随着国内经济水平和教育水平的提高,出国留学的门槛大大降低,渠道也趋于多样化,其直接的结果就是留学人数剧增。根据教育部最新统计数据,国内2017年出国留学总人数突破60万大关,同年留学人员回国人数也达到了48.09万。层次水平上的良莠不齐,以及国内就业形势趋于严峻,让海归们不再如过去那样在人才市场上无往不利。

10月31日,英国硕士毕业的宋海鹏开着车从河北涿州赶到北京参加面试,面试前他换上了后座上准备好的白衬衣和西装。他看着拥挤的车流说:“40岁的时候,我要拿着北京户口,背着房贷、车贷,幸福地堵在北京五环上。” 宋海鹏曾经的理想职业是做一名体育记者,但现在,为了北京户口,他说做什么工作都可以。“父母为了我付出了很多,我也要为了女朋友和父母着想。” 说到这,他年轻的脸庞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

在教育部直属事业单位2019年校园招聘北京大学宣讲会现场, 20家教育部直属单位总共将会招聘140人。因为能解决北京户口,宋海鹏也来到了现场听宣讲,现场大厅挤满了前来应聘的学生。他们大多是来自清华和北大的硕士。宣讲会还没有结束,宋海鹏拿着手机对记者说:“我的岗位已经有471人投简历了。”正式投简历的时间还没有开始。

10月9日,李子豪参加某互联网企业的第一轮面试。面试官抛出一个刁难的问题,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很多企业一方面想引入海归人才,同时也会仔细寻找他们身上的瑕疵。

10月11日下班晚高峰,在北京大望路十字路口,张博原一身精致的穿着站在拥挤的人群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张博原毕业于英国伦敦艺术学院,是个不折不扣的艺术弄潮儿,一身精致的英伦打扮加上一台莱卡相机是他出门的标配。3月份,他一人来京 “北漂”,一边拍摄自己的作品集,一边寻找着合适的工作。回国后,他尝试着与国内的人打交道,在国外养成的独立习惯,让他对国内社交文化感到“接不上地气,水土不服”,找工作也几经碰壁。

10月15日,北京上空雾霾重重,张博原被眼前的一景吸引,停下来拍了张照片。他很热爱摄影,一有时间就会出去拍照片。

在这段找工作的日子中,留学养成自律习惯的张博原坚持跑步和锻炼,保持旺盛的精力和规律的作息。

10月28日凌晨两点,常远参加完一场万圣节蹦迪派对后,又约着朋友在地下停车场聊天喝酒,开始了另一场after party。对于常远而言,出国的动因和“镀金”无关,他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寻求新的表达和体验。当他看到欧洲大量的细节之后,价值观表层被重塑,心底的东西得到了印证,比如个人主义,比如喜欢自由,不喜欢功利的人生,不喜欢线性的人生等。

10月26日,常远结束国际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的面试后回到了住处,有些疲惫的他拿起了一瓶啤酒喝了起来。选择这个工作,是因为他认为自己的价值观是公共性的,而做的事情与之相呼应,钱少,但能给他带来意义和快乐。

胡嘉玲欣赏法国演员朱丽叶·比诺什,喜欢她主演的电影《烈火情人》。胡嘉玲是一名自由导演,在巴黎ESEC电影学院学习导演四年之后,在2016年来到北京。自由是要付出代价的,她拿着微薄的收入蜗居在胡同里写剧本,剪片子。正如常远所说,如今的出国“镀金”,实质上是不能本质改变一个人的,但能根据自身的需求,设定一个目标来锻炼自己。有一天,他们会成长为自己梦想的那个人。

 

 

来源: 视觉中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