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闯过鬼门关 福州少年偷渡客美梦成真

0

来自中国福州的王积臣(音译),在外人看来,他有幸福美满的人生,鲜少人知道他曾是少年偷渡客,15岁就离乡远行,由猴子带路翻山越岭偷越国境,还有同行者失足坠崖。他经历了九个月“长征”,才最终抵达迈阿密,被一对好心白人夫妇收养,实现美国梦。

如今已到中年的王积臣,出生在福州长乐附近一个海岛,是家中长子,还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14岁时,他开始人生的第一次偷渡,目的地是台湾马祖,不过被台湾边防人员发现,以失败告终。八个月后,他又尝试偷渡香港,但在深圳被拦截。

1988年,家人托关系找到邻村浮歧的蛇头,让王积臣从福州出发,经云南徒步到缅甸,再到泰国,最后偷渡去西班牙。他说,1984年从缅甸到美国的偷渡线路,只需1万8000元,俗称“万八”,到了他出来那年,涨到数万元。由于去西班牙便宜,只要2万元,且其舅舅在当地可担保,所以当时没有选择美国。

王积臣先坐火车从福州到了云南昆明,再辗转到西双版纳景洪市和蛇头会合。当时一起偷渡的共有48名男子,以福建人居多,也有温州人,他当时15岁,年龄最小。到缅甸后,苦日子开始,为躲避边防检查,一行人只能夜晚走险峻的山路,晚上由四个缅甸向导和四只猴子分前、中、后带路,每人手上互相用藤条拴著,以防走丢。此外,每人还要背着箩筐装载自己的行李,同时也要忍受蚊虫和蚂蝗的叮咬。

同行有20多人是长乐同乡,他们出发前曾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然而,向导某日忽然通知他们,一名同行人晚间起床不知做什么,意外坠落山谷。大家本来希望停下脚步找到其遗体,但缅甸向导拿刀胁迫,他们只好继续前行。

“我家中经济条件本来就差,从小已习惯爬山担水挑粪,但家庭环境较好的同伴最后都走不动了,边走边哭,只能硬推拉着他们前行,这种苦真不是人能受的。”

王积臣表示,一路上的食物是军队行军吃的压缩饼干,每人每天吃一块就有饱腹感,但如同嚼蜡,只能不停喝水,短短三个月体重掉了至少约40磅,“瘦得不成人样”。47个偷渡客花了近100天,终于到达泰国清迈,抵达曼谷当天,他自称像个饥民,一口气吃了20多碗饭,“后来我在美国遇见当时的蛇头,他还叫我‘饭桶’”。

由于舅舅在西班牙的经济状况不好,不能担保了,蛇头认为送王积臣回中国不划算,便要求他打工还债。开始是照顾其他偷渡客的起居,购买生活必需品、打扫工作、照顾病患等。等送走去西班牙的偷渡客,蛇头看他老实肯干,提供一条生路:去美国餐馆打工三年还债,每年可给家里寄3000元,没其他工资。他只好答应,九个月后终于坐上去迈阿密的飞机,那年他16岁半。

蛇头告知王积臣,入境美国被问话时,要谎称31岁,如果回中国,会遭受政治迫害等,但边境官员并不采信,准备将他遣返。然而祸福相依,由于在缅甸饱受蚂蝗叮咬,在泰国没获良好治疗,导致他后背流脓溃烂,不断发痒挠背,引起边境官注意,要他掀开衣服,“当时一阵恶臭扑鼻而来,边境官吓一跳,马上停止问话,把我送急诊治疗”。

康复后,王积臣被送入收留无证未成年人收容所。一天,一名台湾基督教徒陪伴一对白人夫妇来看望他们,当时有几十名西语裔无证客,只有他一个华人,被这对夫妇询问年龄时,他还谎称31岁,直到对方不断关心询问下,他终于打开心扉,如实告知年龄。

王积臣流泪表示,这对白人夫妇是生命中的贵人,后来再次造访收容所时,提出领养他的要求。一周后,他跟养父母走出收容所,开始人生新一页。

养父是退伍军人,养母温柔和善,住在佛州一个小镇上,家中还有大姐和二姐,二姐夫是来自香港的华人,教他讲广东话。养父母为了教他英文,除了送他去教会学校外,还特地在家中订了两个中文电视频道,分别为香港无线电视台(TVB)和台湾综艺台,每日让他先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再看中文电视台新闻,要求他用最简单的英文复述。

七个月后,王积臣拿到临时绿卡,第一份工作是沃尔玛(Walmart)的补货员。王积臣声泪俱下地说,“第一次拿到工资,养父母帮我在银行开户并购买基金,再拿出20元捐教会。他们不仅给我关怀和爱、教我存钱,还要我爱别人,早日回餽社会,他们改变了我的人生。”

养母在69岁时过世,养父如今依然健在。提起养父母,王积臣依然动情落泪,对他们的恩情没齿不忘,而日后他成为慈济基金会志工,都归功于当初这两位生命贵人的影响。

1994年,王积臣移居纽约市,用了两年时间还清9000元“偷渡费”。从长途巴士司机,再到成为食品送货公司和外贸公司老板。他也结婚生子,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儿子。他还把在福州长乐的父母和姐弟都接来美国生活,如今丰衣足食,家庭生活美满幸福。

如今的王积臣,是食品送货公司老板,周末在慈善团体当志工。他表示,这一生有两对父母,感谢亲生父母养大他,还有养父母的无私和似海深恩,让他觉得无以为报,“爱人如己,助人为乐,回餽社会,才就是我今后人生努力的目标”。

 

来源:世界日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