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巴布韦民众:我将所有储蓄都换成了比特币

0

观察者网2015年的新闻报道截图

近日,津巴布韦突发的政治巨变引起全球关注。据当地媒体最新消息,坚持自己是“唯一合法总统”的穆加贝,于16日会见了陆军总司令奇温加和多名南非使节。
而据澎湃新闻17日报道,如此政治变动带来的经济风险,促使该国比特币价格大涨10%,在此前,该国的比特币价格一直处于高位,“引领”全球市场。
据美国“财富”网站(Fortune)11月15日报道,当日津巴布韦Golix交易所网站显示的比特币价格已飙升至13499美元,几乎为国际市场交易价格(约7000美元)的两倍。同时,包括美元在内的国际流通货币在津巴布韦无序的市场中的溢价都已接近100%。
在长期缺乏硬通货的津巴布韦,高风险的比特币已然成为这个国家民众的重要储蓄、保值工具。而这背后,是津巴布韦长期以来的内忧外患——超高通胀、外汇短缺、经济危机……
“曾经,津巴布韦一度是南部非洲继南非之后的第二大经济体,但最近十多年,其经济发展非常失败。他(穆加贝)的土地改革、经济改革、货币政策,(都失败了)。”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南非开普敦大学客座教授郭俊逸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穆加贝“经济上的失败”,是导致这场政治风暴爆发的重要原因之一。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比特币成保护我资产唯一途径” 
伴随着一年7倍的增幅,比特币的价格泡沫风险早已受到国际众多专业投资者的警告。
然而,在津巴布韦,比特币却是最“安全”的投资之一。许多人愿意在第一时间将自己银行账户中带有无数个“0”的本国货币存款兑换成加密的数字货币比特币,或者黄金。
“我将所有的储蓄都换成了比特币,这是我保护我资产的唯一途径。”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一家科技企业工作的阿诺德(Arnold Manhizwa)向路透社表示。
几个月前,阿诺德为自己刚出生的女儿购买了20美元的比特币,如今其市值已涨到200美元。“如果我把钱存到津巴布韦银行,到头来我将一无所有。”阿诺德解释道,“钱取不出来,存款一直在贬值。但如果我有比特币的话,它就每天都在升值。”
据津巴布韦Golix交易所数据显示,过去30天内,Golix处理了超过100万美元的交易,这一数值是该交易所去年全年交易额的10倍。
在津巴布韦,长年的恶性通货膨胀已导致钱不如纸,同时,拮据的外币储备、对MasterCard和VisaCard等国际支付手段的诸多限制,更助推了比特币的交易。
“财富”网站报道指出,如今,津巴布韦人想要换1美元,需要拿出35千万亿津巴布韦元来,还时常处于无钱可换的状态。
即便是美元交易,人们也需要花费180“津美元”(储存在津巴布韦银行账户中的美元),才能在黑市中换取100美元现钞。相比之下,更易于国际流通的比特币成为了津巴布韦人更好的储蓄、保值工具。人们还会使用比特币来给在海外读书的孩子汇款。
事实上,13499美元的价格并非比特币在津巴布韦的峰值。据路透社13日报道,上周,伴随着国际市场价格的普遍拉升,Golix交易所的比特币价格更是触及13900美元,但在周日(11月12日)跌破了11000美元,24小时内下跌幅度达8%,整体振幅超过20%。
“尽管具有波动性,但许多人仍将比特币视为更好的保值手段。”Golix的电子货币分析师塔莱(Taurai Chinyamakobvu)向路透社表示。
纸钞上不断增长的“0” 

在上世纪80年代津巴布韦独立之初,这个南部非洲国家一度被誉为“非洲面包篮”——来自这片土地的粮食养活了不少非洲饥民。作为南部非洲第二大经济体,GDP增长曾连续两年达到21%,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GDP增长率的3倍。良好的工农业基础和较高的受教育水平使津巴布韦曾经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率先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非洲国家。
变化从2000年开始。这一年,总统穆加贝开始大力推行“土地改革”政策—— 强行收回白人农场主的土地,将之分配给无地或少地的黑人。此举大大破坏了津巴布韦原有的经济体系,引发了粮食危机,该国的农业、旅游业和采矿业随之一落千丈。
不仅如此,津巴布韦政府对国内白人的打压还使之与部分西方国家迅速交恶,后者对其实施了严厉的制裁,津巴布韦经济进一步濒临崩溃。
到2006年,津巴布韦的年通胀率为1042.9%,2007年则冲到10000%以上。到了2008年6月末,津巴布韦货币的汇率已跌至1美元兑1000亿津巴布韦元,而厚厚一沓纸币凑够的1000亿却只能买到一个面包。
 2008年3月5日,津巴布韦哈拉雷,一名男子手捧现金(图片来自东方IC)
这一年,津巴布韦政府多次推出大面值纸币,从年初的1000万面额到5000万、2.5亿。到了8月,政府开始发行第三代津元,新货币的1元相等于上一代的100亿津元。但这一举措并未见效,2008年12月4日,政府推出了新版面额为1000万、5000万和1亿津元三种新钞;12月12日,推出面额5亿的钞票;12月19日,面额100亿的钞票正式问世。
次年,在推出了“1”后面紧跟着14个“0”的100万亿面额钞票后,津巴布韦政府选择发行第四代新钞,划掉了前一代纸币上的12个“0”,即1万亿元第三代钞票=1元新钞。但由于恶性通货膨胀,这些“0”又迅速地涨了回来。最终,在该国通胀率达到1000000000%后,政府宣布停止发行本国货币,开始使用稳定经济体的一篮子货币组合。
此后,美元、欧元、英镑、南非兰特、博兹瓦纳普拉、人民币、日元、澳元、印度卢比等9种货币先后被允许在当地流通。其中,美元与南非兰特占据主体。
为了促使已印发的津巴布韦币彻底退出历史舞台,2015年津巴布韦宣布采取“换币”行动,从当年6月15日起至9月30日内,175千万亿津巴布韦元可兑换5美元,每个津元账户最少可得5美元。此外,对于2009年以前发行的老版津元,250万亿津元可兑换1美元。
然而,即便将津巴布韦元兑换成美元,对于许多民众而言,不过是其银行账户里换了一个数字。
去年开始,由于长期缺乏美元储备,津巴布韦中央银行实行管制,规定每天每个账户只能提取50美元,而银行自身的限制则更为严苛——只能提取20美元。每天,都有民众在银行门口排起长龙,等待着将账户中的“津美元”变为手中真实存在的现钞。
同时,为了防止潜在的通胀,除了比特币,津巴布韦人还疯狂地囤积任何他们认为具有保值能力的东西。汽车、房产和股票的价格都不断上涨。在2008年10月,津巴布韦工业指数曾出现过一天内涨幅最高达到257%的记录。据“财富”网站报道,过去一年内,津巴布韦工业指数共上涨了322%,市值约为145亿美元。而在过去两个月内,这一指数再度翻了一番。
前副总统下台前曾开启经济改革
尽管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但无序的管理和落后的设备使得为数不多的矿业开采难以挽救津巴布韦疲弱的经济。
“在津巴布韦没有市场与经济,想要赚钱就只能从政治上入手。”郭俊逸说。
事实上,从2014年被任命为副总统之后,埃默森·姆南加古瓦就与前财政部长帕特里克·奇纳马萨开始了一系列改革。他们打开了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非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的沟通渠道。
另据路透社此前公布的一份情报文件显示,姆南加古瓦还计划让17年前被夺走土地的成千上万白人农民再重新回到他们被赶走的地方,以此来振兴经济。
然而这一切在10天前戛然而止,穆加贝6日突然宣布解除姆南加古瓦的副总统职务,指认他觊觎总统宝座。姆南加古瓦称因人身安全遭到威胁,被迫离开津巴布韦,下落不明。
11月15日,津巴布韦国内政局发生巨大变化。已连续执政37年的穆加贝被军方软禁在家中,目前尚未就政局变化发表任何公开声明,他的革命战友、有军队支持的埃默森·姆南加古瓦能否顺利继任成为津巴布韦新总统也还尚未可知。不过有消息称,姆南加古瓦15日已经回到国内,津巴布韦政局下一步走势仍有待观察。
“2000年开始,津巴布韦的经济便一蹶不振,如今我们看到它出现了改变的希望。”郭俊逸评论道。

新闻来源: 澎湃新闻

发表评论